一個男孩蹲坐在火燒過後的餘燼邊,稚嫩的臉龐劃出怵目驚心血痕,幽然的翡翠綠卻早已失去他本該有的天真,唯獨虛無苟活。

 

男孩冷眼地觀看最後被雨澆熄的火苗,朝天空嗤笑了一聲。

 

還真是、活該啊……

 

他緩緩垂下沉重的眼皮,低頭將臉埋在膝蓋裡。

 

貪圖利益之人,終究會受到上天的懲罰

 

連同無辜的人一起……

 

一個像是刻意放輕的腳步聲往自己逼近。

 

誰...?

 

男孩緩緩抬起頭,那綠眸中滿是警戒。就像被他人奪去雙親、必須獨自存活的,不願意與他人接觸。

 

「唉唉,警戒心還真強啊,果然不是個普通小鬼。」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冰藍色的眼眸似笑非笑執事著他,「吶,想活下去嗎?」男子蹲了下身,使其視線與他同高。

 

「如果想活下去、想變強的話,就跟我來吧。」他朝男孩伸了出手,絲毫不怕男孩會攻擊他似的,「不要怕,說出你的名字,然後、跟我走。你有這個選擇權,要跟、還是不跟?」

 

聽見男子莫名的一連串話,男孩愣了愣,看著眼前的手猶豫不決。

 

要逃跑、還是跟他走?

 

這個人看起來很強,他身上有種奇異的壓迫感,所以要逃跑是不可能的。

 

那麼、要跟他走嗎?男孩吞了吞口水,凝重地盯著男子的雙眼。

 

意外的是,他在那雙眼眸看到的,沒有任何一絲戒心。

 

只是單純、想幫他的眼神。

 

下意識的男孩伸出了手......

 

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的開端──

 

「我忘記了....名字,應該是說、從沒記過......」男孩握著男子的手,懦懦的說道。「只知道後面有伊薩格這三個字.......」

 

「嗯?是嘛......」男子聽了摸著下巴、思索了一陣子。

 

「那、就叫雷吧。」下雨的天猛然閃過一陣白雷,男子如此道,「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是雷‧霍恩‧伊薩格。這次可要牢牢記住唷。」他摸了摸男孩的紅髮,露出一抹開朗的笑顏。

 

「我的名字,修伊羅‧霍恩。」有一瞬間,男孩看呆了。

 

已經很久、沒有人對他露出這種表情了。

 

心裡頭,某樣情緒逐漸復甦......。

 

******

 

「修、修伊羅!」小小的身影急急忙忙衝到門外,一到外頭,正巧看見聽見他的聲音而回頭的男子,「修伊羅、又要、去工作嘛.....?」小時候的雷喘著氣說道,那時他的身高還不及修伊羅的腰,所以只能吃力地抬頭注視著他。

 

「恩,這次可能久一點,大概三天左右吧。」修伊羅用手頂著下巴回應,「怎麼了嗎?雷?會想我嗎?」他笑笑望著眼前的小個子。

 

雖然自己當時只是潛意識想把這小鬼檢回來、當作徒弟亦或是打雜的用用,不過令自己訝異的是,他還蠻黏人的。

 

「才、才不會咧!我只不過是怕你沒飯吃會餓死在外面而已......」雷立馬反駁,並且小聲的嘟嚷著。

 

而且還是個傲嬌。修伊羅無奈地苦笑著。

 

「呵呵,是嘛。」的確,自從把他帶回來之後,每天的伙食幾乎都是雷處裡的。也許是在那種家庭長大的關係,所以才會具備這類才能吧!

 

之前的自己,三餐也是胡亂解決的,有時甚至好幾天沒吃飯,為獨在領到工錢時才會吃一頓好料的。

 

「放心吧,餓不死的,在你來之前我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況且工作期間我是不會進食的。」修伊羅弄亂雷的頭髮,嘻嘻哈哈地說著,「那麼,我走了,雷。」那冰藍色的眼眸在晨曦下閃爍著。

 

「喔......。」聽見修伊羅的道別後,雷的臉突然一沉。修伊羅見狀,也沒多說什麼,回身準備前往雇主的指定地點。

 

......。

 

「那、那個.....」極為細小的聲音傳入耳中。但修伊羅沒有回頭,只是停下了腳步。

 

「修伊羅──!不准再給我帶傷回來、也不准讓我看到你那半死不活的樣子......總之!就是不准再受傷、拜託了......」如此大聲的宣示,清晰地映在修伊羅的腦海中,還不時閃過某些畫面,本來因任務早就該冷卻的心,卻被幾句話打亂情緒......。

 

「知道了。」腳步又再度繼續向前邁進,「在這個家,等我回來吧,雷。」

 

那個本是冷清、但在你住進來之後,貌似多了幾分溫度的家。

 

「恩!」雷仍是垂下頭,瀏海遮住了視線,小小的肩膀微微抽動著。

 

他想起了前先日子,修伊羅工作回來發生的事。

 

修伊羅總是在工作,而且為期不定,聽修伊羅說過,好像是殺手的工作。

 

職業殺手可以到殺手公會拿懸賞單去工作、任完成後再跟殺手公會要錢;但如果是一些較有名的殺手,通常都會有雇主主動去委託,而那委託金額都會比較高。修伊羅是屬於後者。

 

聽殺手公會的人說,修伊羅在十二歲那年就已經出名了,但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也沒有人會刻意去過問,這是殺手界的準則──為了確保個人安全,不隨意探究別人的隱私。

 

修伊羅從沒有跟我提起有關他的事,而我也不過問,只想維持現在的距離就好。

 

因為不想因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破壞目前的關係。

 

我一直都這麼想的,而修伊羅和我似乎有相同的共識,從不主動提起他的過去。直到那一夜......

 

仍是一片孤寂的夜晚,我一個人吃完飯後就寢。

 

深夜,一聲巨響從門口傳來。

 

「!!」聽見聲音,我猛然從床褥上跳起到門口查看,卻看見了如夢魘般的景象──

 

 「修伊羅──!」我大叫著眼前這個人的名字,因為我看到滿身是血的修伊羅倒在門口。

 

背部有個像是被撕裂的傷口,鮮血不斷從中流出、甚至還可以見到些許白骨。其它也有類似的傷痕,大多數是槍傷,整體看起來血肉模糊。

 

「雷.....?」修伊羅吃力地抬起頭正巧與我對上眼,露出一絲苦笑──他的嘴角還殘留著血絲,「我以為你睡了......」

 

「笨、笨蛋!」我極力克制著顫抖的身軀大吼,「為什麼...為什麼會傷成這樣?」跌跌撞撞地來到修伊羅身邊,放大的血腥更加怵目驚心。

 

修伊羅微微一愣,然後又輕聲微笑道:「因為要工作啊......這是難免的。」他的聲音很輕,輕的就像是要消失一樣。

 

我無法理解他的意思、甚至是聽不進去。此刻的我,只想趕緊救修伊羅。

 

不管修伊羅的意願如何,我急忙攙扶著他想去醫療所求助,「等一下、雷。」修伊羅沙啞的嗓音入耳,「不要....去醫療所、去最裡頭的房間......」我點點頭,立馬將方向轉往裡頭的房間......。

 

修伊羅說的話一向都有他的考量。

 

裡頭的房間,是一間醫療室。雖然很簡陋,但藥物卻很齊全。

 

「雷,去拿黑色櫃子第二排拿一罐透明色的藥瓶、還有藍色櫃子.......」一進到房間,修伊羅便開始吩咐自己拿取藥品。抱著一堆藥物到修伊羅面前時,他要求我幫他包紮。

 

自出生以來第一次替別人包紮傷口,我依照修伊羅的指示消毒傷口、清洗血漬、再來塗上藥物,並且用繃帶替他包紮。此時拿著繃帶的手,仍不停的顫抖。像是在害怕著什麼......

 

在那之後過了十幾分鐘。

 

處理工作終於告了一個段落,本來臉色蒼白的修伊羅也逐漸恢復血色、靠在牆邊正在閉目養神,而我則是待在一旁幫忙清洗灑滿四處的血痕。

 

看著滿地的血潭,心裡有什麼貌似被束縛住了。那種被壓抑、集結著恐懼、哀傷、痛苦、以及憤怒的情緒在胸口混和著令人喘不過氣,「你在生我的氣嘛,雷?」聞聲回首,修伊羅那冰色的眼眸正注視著我。

 

「沒有。」雷硬生生地應道,之後又轉過頭繼續清理。

 

室內再度陷入寂寥。

 

「雷......不是故意要弄成這樣的,嚇到你了嘛?抱歉、這次沒料到獵物請了一個國家級保鑣......」修伊羅摸摸鼻子,臉上滿是內疚。

 

「我知道。工作嘛、難免的。」另一個角落的小個子冷冷地說著,手邊的工作仍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

 

現在的氣氛、很詭異。

 

「雷,你知道為什麼我當初想把你帶回來嗎?」修伊羅突如其來的問題使得角落的身子一愣,但始終沒有回頭。

 

修伊羅見狀,也沒有想停下來的意思,繼續說了下去:「因為我在你身上......看見以前的我。」這句話一落,小個子終於回了頭。

 

「我.....身上?」他的眼睛哭紅了,晶瑩剔透的淚珠遺留在眼角,像個小孩子一樣。

 

雖然他本來就是小孩子,「啊,眼淚流出來了呢~果然是小孩子。」修伊羅望著那張臉笑了笑,後者則是臉上浮現一抹紅暈,「少、少囉嗦!不用你管!」他賭氣地趕緊擦去淚水,惱怒的偏了頭,之後又紅著臉懦懦地問道:「所、所以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哈,果真是個傲嬌呢。

 

很像啊......他的身影。

 

跟之前的我,簡直是一模一樣吶。

 

「聽過我十二歲那年就轟動整個殺手界的傳聞嘛?」修伊羅別有意味的眼神凝視著雷。

 

「恩。」

 

「那是真的喔。」他輕描淡寫地說道,臉上沒有絲毫玩笑,「因為那時我殺了一個人。」

 

「我殺了......我的親生父親,也就是當時殺手界的老大。」

 

「至於為什麼會殺他,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可不像『他』一樣為了錢什麼勾當都幹得出來。」修伊羅彎起一抹燦爛的笑,冰色的眼眸卻充滿殺意。

 

我的父親是個殺手,而我的母親是某個組織的成員。

 

有一次,母親不小心知道了該組織的重要機密,因此被組織成員聘了重金追殺她。

 

那時為了不被殺掉,母親帶著我四處逃跑,但父親卻在那一陣子失去了蹤跡。

 

母親始終認為,父親是為了找尋解救我們的方法,才會暫時消失而已。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

 

在那之後的某一天,有人敲了我們躲藏的木屋門口。

 

母親充滿戒心得叫我躲在櫃子裡,並吩咐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別出聲。

 

然後,母親開了門──那失蹤已久的父親站在門口。

 

母親當然是欣喜若狂,感動得抱著父親直喊著「歡迎回來」。但我從門縫中看見的,卻是父親面無表情的臉孔。

 

下一秒,可怕的事情發生了。母親被無數子彈貫穿身體,死不瞑目得倒在地上──我還記得她當時的表情是多麼驚愕哀傷。

 

父親背叛了我們。我看見他的背後出現了組織成員,並交給他一大袋的獎金。

 

他竟然為了錢殺死了母親!枉費母親那麼信任他!!那時的我在內心咆哮著,卻仍待在櫃子裡不敢輕舉妄動。

 

他們離開之後,父親一臉無情得踩著母親戴著戒指的手,說了一句「愚蠢的女人啊,妳不該相信我的」便用槍打爛了戴著戒指的手。

 

我很憤怒,但卻只能壓抑著這怒火等到父親離開。

 

後來,我將母親葬在木屋附近,同時也種下了復仇的腫子。

 

也許是一時的憎恨以及怒意激發了我的潛能,我竟然成功殺了當時被譽名為最強殺手的父親,成為殺手界的新傳奇。

 

但是,在殺了他的當下,我卻沒有一絲喜悅,反倒.....有一股強烈的哀傷。

 

即使再怎麼憎恨、即使再怎麼憤怒,但那個你所恨的人死了之後,就能得到真正的救贖嘛?

 

不,不能。你反而會一直想起先前那段美滿的時光、在那之後湧起的孤寂苦澀。

 

「所以雷,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啊。」同樣,都是背負著罪惡、被迫孤單一人活下去的人。

 

修伊羅一臉苦笑,眼神充斥著無盡的哀傷。

 

都是、一樣的人......是嗎?

 

那.......

 

「那就不要再受傷了呀!!」

 

「咦?」修伊羅有些瞪大眼,望向聲音來源。

 

「既然如此、就應該好好保護自己呀......」那小小的身子止不住顫抖,眼淚再度奪眶而出,「同種人、就應該互相扶持的......不是嘛!!」雷用那哽咽卻又堅毅的聲音大吼,震懾了修伊羅、同時也觸動了某樣東西......。

 

是嘛......原來如此啊......

 

「放心吧,」修伊羅努力撐起身子走到雷的面前,「不會,再這樣了。絕不。」他的手一如往常地弄亂雷的紅髮,「會好好保護自己的......所以雷也要好好活下去才行吶......」

 

「欸?」

 

「從今以後,我會把我所能教你的通通傳給你,要好好當個襯職的殺手啊~雷。」他把雷低垂的頭往上一扳,燦爛的一笑,眼神又恢復昔日熟悉的冰藍色,「當個能好好保護自己的殺手。」

 

活下去吧,雷。

 

要一起......活下去喔。

 

******

 

 

「修伊羅──!!」難得和修伊羅一起出去逛街的悠閒午後,卻發生了一件恐怖的事。

 

為了擋住忽然朝我射來的飛刀,修伊羅用自己的身子將之擋下,手上的東西散落一地。

 

飛刀穿入手臂的那一瞬間,修伊羅低唔一聲,咬牙地看準敵方方位也射出一枚小刀。

 

「刷──」在刀刃還未刺入物品前,就先被人擋下了。「唉呀呀~還真危險呢。」一個身影從一旁的小巷淡出,「差一點就要翹掉了呢~你說是吧?修伊羅閣下?」出現的是一頭白髮的男子,臉上帶著一抹輕蔑的笑。

 

「羅萊?是你?」修伊羅似乎很訝異男子的出現,但又隨之恢復冷靜,「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為什麼?你應該是最清楚的吧。」名為羅萊的男子瞥了修伊羅一眼,嗤笑地說道,「堂堂殺手界第一大高手的腦袋,誰不想要呢?按照慣例,今天也是收了錢奉命來取你的小命的。」

 

「你最近攻擊得很平凡。」修伊羅點出了疑問,冰色染上了戒心。

 

「那就是雇主很多囉~不然我也不會自討沒趣地去挑戰第一高手。」羅萊聳聳肩,好似不甘己事地說道,「即便是最近第一高手的身手有些生疏了。」說完,羅萊舔了舔舌,金黃色的眼睛直直盯著修伊羅身旁的小個子。

 

「你這什麼意思?」修伊羅瞇著眼,身體下意識往雷的位子護去。

 

「唷唷唷~什麼意思這樣不是很明顯嗎?」羅萊顯然將此舉清晰得納入眼中,「身為殺手,你應該知道吧?──一旦有想保護的人,就注定要步向死亡了呦~」

 

修伊羅猛然一怔,便殺氣騰騰地奔向羅萊,「不需要你來多事!!」

 

「修伊羅!!」

 

「雷!待在那裡別亂動!」修伊羅對雷下了禁令,一邊與羅萊搏鬥。

 

「嘖嘖,我可是好心耶~」羅萊咋舌,接下了第一擊,「怕你因為感情這點小事就被判死刑還提醒一下,真是無情耶~」

 

「殺手本來就不需要感情。尤其是對獵物。」被羅萊撥開刀刃之後,修伊羅又射了幾把小刀。

 

「欸欸,這樣說的話可就矛盾囉。」羅萊後空翻閃過小刀,一個頓步立馬衝向修伊羅,「別跟我說你沒察覺啊~你早就發現你已經對那小鬼產生感情了吧?」

 

產生情感?我有嗎?腦袋閃過一絲疑問,反握著小刀接下攻擊。

 

──殺手是不該有感情的。

 

當初把雷撿回來,只不過是良心偶爾出來露個面罷了。

 

所以......在這段相處的時光裡,我再度擁有感情了嗎?左手抽出另一把小刀往羅萊頭上揮去。

 

鏘。被擋下來了。但在那金屬碰撞得一瞬間,有東西閃過腦海。

 

是啊,自己早就察覺了。對這小鬼的情感。

 

不過,就是因為早就明白了所以......

 

「恩,早就發覺了呢。」兩人分別向後一躍拉開距離。

 

「什麼?」羅萊黃色的眼眸微瞇著。

 

「就因為這樣......」修伊羅將數把小刀夾在指間,刀面倒映出他的影,「所以才要守護啊──!」修伊羅再度朝羅萊進攻。

 

殺手是不能擁有感情的,因為只是累贅。

 

殺手一旦擁有感情,就只會讓重要的人受傷害。

 

可是...也因為如此,殺手的情感才更加珍貴!

 

我想守護、所以才要變得更強!!

 

「呀啊啊啊──!!」

 

唰──

 

******

 

「羅!修伊羅──」

 

誰?是誰再叫我?

 

「修伊羅!拜託、快睜開眼睛啊......」迷茫中,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我。

 

用一種傷心欲絕的聲音......。

 

啊啊啊,想起來了。

 

我、就要死了.....對吧?

 

因為我,終究破壞了殺手的原則──

 

 

「哼,這樣就不行了嗎?」我看著傷痕累累的羅萊諷刺著,自己也摀著左手臂上的傷痕。

 

就快結束了。我內心如此認為。只要打敗羅萊,自己和雷就能安心一陣子吧?

 

看來自己的身手真的退不了不少呢,竟然會被這種人劃傷手臂......。

 

不過,不礙事。冰色毫無溫度的看著眼前的獵物,打算補上最後一擊。

 

唔?獵物好像想要對自己攻擊?瞥見他手中持起的槍枝,做好防禦的準備。

 

但是,下一秒,彈口卻轉往不同的方向。

 

那是──?!

 

「雷──!快閃開!!」修伊羅忽然大喊,可雷卻一動也不動地愣在原地──恐懼纏上他的腳,令雷無法動彈。

 

可惡。來不及了!!

 

碰──

 

一個身影出現在瞪大的紅瞳中,剎那,恐懼蔓延至全身。

 

「修伊羅──!」

 

 

啊啊,還真是諷刺呢......

 

結果到頭來,自己還是敗在這個準則下。

 

明明約好了、要一起活下去的......

 

最後一眼,是男孩淚流滿面的臉孔。

 

這樣不行啊......雷。這樣可不及格喔。

 

要成為、最強的殺手才行......不然我的犧牲就沒有意義了

 

那個聲音逐漸遠離,意識也漸漸模糊

 

不過呀.....還是、很不甘心呢。腦海中浮現自己和男孩最後的對話。

 

潛意識的揚起嘴角,修伊羅在內心吶喊著。

 

剩下的不甘心,就由你來幫我了結吧!雷。

 

曾經對男孩說過的話一一閃過,男孩那火紅的髮色、以及那清澈的綠眸成了最後的畫面......。

 

──“別忘,然後活下去呀,雷......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

 

一個沾滿血漬以及泥濘的嬌小身影站在高大的塔樓。那建築上課下「CLO」三個字。

 

小小的身驅動了動,瘦弱的手臂滑向綁在右腳上、收納小刀的皮革。

 

那曾是某個很重要的人、他最後的遺物......。

 

但是現在,這些事物已經成為必須被埋葬的過去。

 

男孩重新定神看向眼前的建築,那綠眸閃爍著黯淡。

 

「我會....努力活下去的,不論是使用什麼手段、亦或是要付出任何代價......」他喃喃自語著,像是下定了決心。

 

我們約好了,修伊羅。

 

“活下去呀......雷”

 

再次抬頭,男孩的眼中已沒有一絲感情。

 

           ──雷之歌番外《當冰色殞落之時》(完)──

 

 

 ────(分隔線君在此)────

 

嗨嗨這裡是初久違的發文唷~\(^0^)/

本來在雷之歌第六章結束之後想打一個有關修伊羅的番外,可是沒想到竟然拖到那麼久呀orz

《當冰色殞落之時》這篇文就是在說雷和修伊羅之間的故事這樣

而標題的冰色是指修伊羅唷><(廢話

之前好像一直沒有仔細描述過修伊羅的樣子,所以以下初還打了個「修伊羅個人檔案」喔XD(就連番外也才描寫到眼睛的部分而已= =((慚愧

 

~修伊羅個人檔案~

 

性別:男(廢話)

 

身高:178cm

 

個性:雖然在復仇的時候感覺很陰沉,但其實是個陽光派XD

 

外貌:冰色雙瞳、黑色短髮、左臉上有刀疤(被組織追殺的期間留下)

 

武器:小刀(雷現在用的就是修伊羅生前所使用的)

 

大致上就是醬~希望大家也會喜歡修伊羅這個角色呦>////<(雖然他不是主角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