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重要之人

 

『我不想、失去你.....

          從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好了。』

 

「傷害雷的人......都該死......」列昂單腳踩著趴在地上的羅萊,嘴裡不斷喃喃念著這句話。

此時的他,舉起了一旁甩落在地的毒槍,瞄準羅萊的心臟──他的眼神冰冷地令人心生畏懼。

「你傷害了雷、所以該死......」沾有血絲的手指伸向扣板機,正準備要按下......

「不──列昂!不要這麼做!!」

之前的你、明明不願傷害任呵人呀......

為什麼、現在得你會變成這樣?

翡翠的眸驚慌失措地繫在列昂身上。

那人影似乎是聽到雷的呼喊,停頓,然後抬起頭來露出一抹微笑。

──那笑令人發毛。

「雷,再一下下、再一下子就好了......等我處理掉這個傢伙之後,再帶你去療傷,好嗎?」他的眼神透出小狗般的祈求,無辜的音調與他現在的作為完全搭不上邊。

「不!夠了!已經夠了、列昂。這樣就好、我們回去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驚慌?

明明總教他要打敗他人才能夠存活,那為何現在要阻止他?

他用你所教他的技巧,正在變成你所期望的殺手了、不是嗎?一個聲音從心波中漾起。

而且,讓他殺了羅萊,不是很好嗎?

這樣一來,你就不用再害怕了,也不用再背負罪惡了

所有的罪惡.....都將由這個新生的殺手一同承擔

不!我不要這樣!!

列昂他、不是殺手......

他是、他是......

「雷......我不懂。」列昂歪著頭、表現出種種疑惑,「為什麼...要放過他?他傷了雷啊......只要殺了他,雷以後就不用擔心了呀。」他一笑,「這樣雷就不會再受傷了,我也不會擔心囉......」

我不想、失去你.....

從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好了。

我不要站在你身後,我也想戰鬥。

和你一起戰鬥,不......甚至是超越你,讓你不再受傷......

我不想、再當懦弱的人了。

這樣,不好嗎?

「不好嗎?雷?」他又問了一次,這時又恢復從前的水藍色大眼。

雷愣住了。

我該......回答什麼?口好乾,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咕嚕......

恍惚的綠中映著不曾在他身上出現過的空幽藍眸。

「我......羅萊──?!」正要開口之際,眼角忽然閃過一抹凌厲的背影,那人的名字脫口而出,但已經來不及了!

列昂也察覺到不對勁,才想回首確認,就被突如其來的猛擊掃過了頭部。「──!」雷一驚,想要出手救援,沒料到反而被一隻手擋了下來......。

沿著那佈滿血漬的手掌.....手腕......以及手臂往源頭探去──他倒抽一口氣。是列昂!!他沒有被羅萊的攻擊打飛,反倒穩穩地只用單手就接下那異於常人的力道。

「......列昂?」用不明確的語氣喚了眼前的人影一聲。雷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在顫抖。

「嘖,你這詭異的小鬼......」羅萊不屑的咋舌,往後一躍落在有些距離的平地,撿起一旁的毒槍,準備下一次攻擊,「去死吧。」如死神般的口吻一聲令下,宣布了死期。他開始拿毒槍掃射。

「列昂!快躲開!!」雷發聲警示,列昂也馬上閃開,但羅萊似乎沒有放過他的打算,沾滿毒液的箭矢不斷破風緊跟著列昂。

遇上強勁的對手,如果不屬於我方,就該免除後患殺了他。這是殺手界的定律。

列昂才剛觸發身體的潛能,這種一時的爆發力不可能維持太久。

如果一直閃避、很快就會沒力的,需要速戰速決!

列昂彷彿是聽見雷心中的想法似的,趁隙抓住時機網羅萊一衝,開始進行近身戰。

這樣一來,屬於遠攻的毒槍暫時就發揮不了作用了。雷抿著唇、緊盯著一來一往的肉搏戰。

 羅萊揮出拳頭、卻被列昂側身一閃抓住了胳膊,正想來個過肩摔,反被此人的大手巴住頭部往上一丟,但列昂也不甘示弱,待羅萊鬆手的那一刻一個後翻、朝他的背部踹去,使其一記悶哼倒地。

速度好快......快得好像一切都只是反射動作。

真正的殺手,也是如此。

而那些動作,幾乎都不是自己教過的.....是本能反應嗎?明明先前只是個武術白癡.......

“或許列昂......真的有當殺手的本能吧”

一句心音忽然盪漾在心波,卻使雷一愣。

不對。列昂才不是殺手......他咬牙斥喝著有如此想法的自己。

可是,為什麼自己會如此堅定地不想讓列昂成為殺手呢?

「大叔,這樣可不行喔。如果你再不強一點,是會死掉的......」列昂嗤笑的嗓飄入耳際。不知何時,列昂手上再度出現那把毒槍,眼神冷冽地將槍口對準羅萊。

「列昂!」什麼時候......!

看著漆黑槍口的羅萊頓了頓,接著無奈地笑了出來,「呵,看來我還是贏不了你啊!你這小鬼還真恐怖,明明先前一點殺氣都沒有......」他抹去嘴角的血漬,低聲說道。「既然我輸了,那要殺要剮隨便你吧!不過......」

然而,此時的列昂沒有去理會那句話後的『......』是什麼含義,反倒是興奮得回頭朝雷丟去一抹傻笑,像是小孩子對父母炫耀的模樣。

「你看,雷。這次是他自己說要死的喔~這樣子就可以出手了吧?」他歪著頭,像是在徵求長輩同意的孩童,雀躍的情緒在藍眸中閃爍得刺眼。

雷因為這個眼神寒顫一怔,還是故作鎮定的發了聲,「算了吧列昂,反正我也沒有......」正打算要列昂放下槍時,一個鬆心,他看到羅萊將右手伸入斗篷,迅速地拔出一道銀光,還來不及吃驚,眼前的少年便已倒下。

只發生在一瞬間。

「嗤,還以為真的死定了。不過還是多虧你這小鬼啊。」羅萊起身扭扭筋骨,手上持著一把銀色短槍。此時的槍管還冒著煙,證明這把槍已經用過了。

僵硬地將頭扭往地上一看,一名黑髮少年倒臥在地,右肩上卡了一顆銀白色的子彈,血不斷順著傷口流出,但真正詭譎的是,在傷口處的地方,某樣東西在蠕動著。沿著血管、如同藤蔓般活生生地在人體蔓延開來。

紫蠱!跟毒槍上一樣的毒!

「喔,忘了跟你說。雖然毒性稍微弱了一點,但用不了一個時辰,他同樣也會腐化、然後一命嗚呼的。」羅萊斜眼瞥向雷,勾起的嘴角滿是譏笑,「唔,看來又有一個人要為你而喪命囉~殺手小少爺。」

腦袋一片空白。

躺在草地上的少年一臉慘白,紫色的藤蔓緩慢侵蝕著他身體的每個部分,右手臂已經完全淪陷了,接下來是右胸、右腳、右臉......紫蠱纏上了列昂的右臉,朝著那緊閉的眼眸爬去。

────!

「鏗鏘。」一陣清脆的金屬交集聲劃破整個雨天,夾雜著恨意、怒吼。

「喲~小少爺是想來報仇?還是來尋死?」羅萊挑著眉接下突如其來的一擊。

那墨綠色染上了血意、甚至失去了理智,「你竟敢傷害列昂!──」如野獸般發狂似的咆哮,「我要殺了你!!」離開交鋒的刀刃一把劈向了羅萊的頭部,卻因為少了冷靜、只憑著蠻力而被輕易抓住。「放手──」雷怒瞪著羅萊,一心只有想要砍了他的衝動。

「我說你呀,還真是缺乏矜持耶。」羅萊冷冷地說道,「小鬼終究只是小鬼,還是早早了結比較省事對吧?」他拿出射傷列昂的那把短槍對著雷一指,使得後者更加抓狂。

「羅萊──我要殺了你!!」他怒吼著,但羅萊沒有理會,指是自顧自的右說了起來,「不過我說啊,那個小鬼還真恐怖啊,一開始見到他還沒什麼殺氣,以為只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小孩。但沒想到卻在我要殺你的時候突然發飆,甚至連偷襲我都沒發現......」他微微一笑,十分惡劣的,「還真是個完美的保鑣呀。」

「什......」雷霍然頓愕,「保、保鑣......?」

「是啊,保鑣。」他別有意味地笑著,「沒想到你這小鬼年紀輕輕,就志向大到想訓練出一個完美殺手呀,是想用來保護自己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存活嗎?還真是繼承修伊羅的遺願吶......」為了活下去,就將別人訓練成殺手來保護自己。

可真偉大啊。

「少、少在那邊給我胡說八道!列昂不是保鑣、也不是殺手!!」雷氣得連身體都在發抖,「他不是他不是!!」

列昂他、絕不是殺手!.....

我也沒有....為了活著,而將他培育成殺手......

“沒有嗎?”

“那你之前跟他講那些道哩,又是為了什麼?那些不都是成為殺手的原則嗎?”

不對、才不是...這樣

我、只不過是想.......

「噯,隨便你怎摩說吧,反正等你下了黃泉之後再跟他好好解釋吧。」羅萊舉起槍,瞄準雷的額心,「喔,順帶一提,幫我跟他說他是一個很強的殺手呢~一個必須背負血腥以及罪惡的『殺手』......」他邪笑地加重了那兩個字,準備按下扣板機......

「碰!」槍聲作響,卻是來自不同地方。

羅萊鬆開其中一手,手中握有子彈的殘骸。他往某個方向一望,又是一陣戲謔的笑,「怎麼?連雇主少爺也想跟我作對嗎?」在那個方向,伽汀斯正扶著手槍,驚恐的看著毫髮無傷的羅萊。

「怎、怎麼會......」

「大少爺,別怕啊。這不過是你槍法太嫩罷了。更何況......」

「碰!」又是一記槍聲,只不過這次更近一些。

隨著鳴煙的飄散,有人倒下了,是前幾秒還笑著的羅萊,可他現在沒了呼吸,死了。他的眼睛仍瞪得圓大,死不瞑目地看著站在他身旁的少年。

雷手持著從一旁地上勾起的毒槍、面無表情的指著羅萊,猶如死神般的紅髮被雨打得凌亂,墨綠的眼神甚是空洞,無起伏地看著漸漸被紫蠱吞是的羅萊......

「列昂......不是殺手。」他這麼說著,幽綠中閃過一絲凌厲。

一旁的伽汀斯撞見這一幕,也鬆口氣跌坐下來,但仍是警戒地看著眼前的雷。

這時,雷也發現了伽汀斯。他與他四目相交,表情甚是冷血,「你......終究會受到該有的懲戒......」耳裡傳來遠方CLO警戒隊的吵雜聲、雷冷冷地說道。下一秒,他吃力地撐著骨頭碎得差不多的身子,一步步度向身邊的列昂。

「列昂......」到了他身旁,雷蹲了身將命在旦夕的列昂抱起,他切了聲,挺著身體的劇痛快步朝醫療所奔去。

雨仍舊下著,沒有放晴的跡象

就如同目前的列昂,右臉已經被紫蠱侵襲了大半、甚至襲上了右眼,毫無生機的臉龐,使得雷沒來由的抽痛。

可惡、可惡、可惡!!雷暗自咒罵幾聲,腳程更是加快。

列昂.....

不准死啊......

 

******

 

被火燒紅的天,猶如鬼魅般侵蝕著破碎的世界。

男孩縮在只剩灰燼的廢棄物旁,臉埋在手中,看不見任何表情。

此時,身旁傳來了動靜。男孩抬起了頭。

「呦,沒想到你能發現,還真不是普通的小鬼啊。」一名男子笑笑的站在他眼前,「吶,有沒有興趣變強呢?我叫修伊羅,如果不想繼續懦弱下去的話,就跟我來吧。」男子伸出了手。再普通不過的動作,卻頭一次閃動男孩本是空洞的幽綠。

 

「喂,你這樣可是很難活下去的喔。」男子的臉再度映入眼簾,腫脹的眼使得視線不太清楚。

「嘖,怎麼連小孩子打架都打不贏啊,是我看錯人了嗎?」男子嘟嚷著,握著他的手擺起架式,「像這種時候呢,最好的辦法就是......」

「.......」男子講解著,男孩的綠眸不斷盯著他的背影,眼裡閃爍著莫名的光。

 

「恩,很好。雷,你現在變成了一個很不得了的殺手呢。」男子弄亂了男孩紅色的髮,「不過還是贏不了我。」

「聽好了,雷。記好我教你的所有事情,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別忘了,這對你可是有很大的幫助啊......」男子的身子蹲低,親切的摸著男孩的頭。

「別忘,然後活下去呀......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男子滿身血得倒落在地,男孩呆愣在一旁,眼神閃過無數驚慌,心裡則是重複著男子最後的遺言......

“活下去,不要死啊......雷”

男孩搖著再也醒不過來的男子痛哭。

 

羅,是不是因為我不乖,所以你才不理我

是不是因為我沒記著你的話,所以你才會不要我

還是......因為我沒有成為真正的殺手,所以你才離開我的?

 

羅.....不要走。

我會乖乖得記著你教我的事

努力得打贏別人、拚命地活下去

然後,我會捨去自己的情感

這樣一來,羅......是不是就會回來了?

 

睜開眼,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簾,視線有些模糊。

靜待一陣子後,再次眨眨眼

左眼的視線已經完全清晰了,但......右眼呢?

我的右眼.....看不見?

伸手想摸摸看有什麼異狀,手腕卻突然被抓住。雷的面貌映入眼簾,「雷......?」

「醒了嘛?有沒有哪邊還不舒服?還是我再去找醫療師.....」第一次看見如此緊張兮兮的雷,有些不習慣的笑了出來。

「笑?看來還挺有精神的嘛。」瞥見我笑出來的樣子,雷慌忙的神情立馬轉為零下一百度的冷臉,「到底好點了沒啊?」他有點不耐煩地問。

「恩,好多了。」我稍微停頓了一下,又道,「只不過右眼好像看不太到耶.....我的右眼怎麼了嗎?」話才說到一半,我就看見雷的臉一沉,急忙問道。

「......」雷沉默了許久,整個醫護室安靜得令人窒息。

正想開口緩和氣氛,只見雷猛然一衝,便把我抱住,「雷、雷.....?」我有些吃驚,從沒看過如此激動的雷。就連環抱著我的手都在顫抖。

「你被羅萊的紫蠱槍射中,右半身幾乎癱瘓,雖然子彈是清除了,其他癱瘓的部分醫療師也幫你把腐爛的神經重新換過,但唯獨眼睛......」他將頭埋在我的肩膀,哽咽了一聲,「眼睛.....好不了了。對不起......是我害的.....」

在雷的懷中,我感覺到他的抽泣聲

「對不起.....」雷一直重複著這句話,害得我有些自責。

從來、都不曾看過這樣的雷......

過去的雷,總是用冰冷的外表武裝自己,現在終於卸下了防備、毫無警戒地將情緒呈現在我眼前......。

可是我卻高興不起來。這樣的雷,是我不願意見的。

我想推開雷看看他,但他卻使勁得不讓我移動,好似深怕我看見那懦弱的一面。無可奈何,只能維持這樣跟他對話,「雷......還是不哭的好。」我說了一句無厘頭的安慰,當下立馬冷場,就連啜泣聲都停止。

下一秒,雷以神速恢復了先前的冷漠推開了我。當他看見我時他又咬牙說道:「......你果然是個白癡。」雷又是從前的雷,指是比之前更加容易親近。

「想聽修伊羅的事嗎?」

「欸?為什麼突然......」被雷突然一問,我有點愣了。

「沒什麼,」他仍舊面無表情,「只是覺得你什麼都不知道還被牽扯進來有點無辜。」在雷說話的途中,我隱約看到些微紅暈。

......

「雷......其實不用覺得愧疚也沒關係喔。」

「......。」雷撇頭不語。

「我也只是想救雷而已,是我自己要闖進來的啦.....也不能怪雷......」

「......。」雷沉默,頭低得更低。

雷......生氣了嘛?

正想多說些什麼時,雷默然站起身,拿著一旁的棉被就往我頭上砸去。

「欸!等......雷你在幹嘛啊?」手忙腳亂的從棉被團中翻出,卻見雷已經要踏出門口。

以為雷就要離開之時,他突然在門口止步,「以後少幹那種白癡會做的傻事,就算你真的是白癡也不准做!」雷猛然回頭一瞪,有些咬牙切齒,「給我好好休息,不管傷復原得怎樣,明天我一樣要看到你待在那片空地上乖乖等著被我揍。」落下狠話之後,門就被一把甩上,雷就這麼走掉了。......而且還挺生氣的。

不過,也罷。

「知道了。」列昂喃喃回答著,看著一旁的鏡子,手摸上了因紫蠱侵襲而變成詭異紫色右眼.....

雷,謝謝你。

謝謝你救了我,也很高興我們都活了下來

但是......

唯獨那件事我不會後悔喔

不管發生幾次,我都會拚死去救雷的

 

因為雷......是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

 

******

初的悄悄話:

於是乎,第六章就這麼完美的落幕了(但絕不是最後一章!好戲還在後頭呢 呵呵呵呵...

((謎:我總覺你的『呵呵呵』別有韻味啊...=  =

是說......這一章的雷真的是傲嬌全開吶~~((呀//////

還有列昂,開頭和結尾的反差真大.....

初:這小孩真恐怖...(咀嚼爆米花)

雷:還不是你害的!(狠瞪+射去十把飛刀)

【於是乎,某初就被角色釘死在牆上了,雷之歌就此完結】((喂

R.P:少在那邊給我裝死!(從冥界將某初抓回)

初:欸欸,幹嘛把我抓回來啦~(狀況外)

R.P:因為你又不像我會原地復活,所以只好衝去冥府把你抓回來啦((聳肩(這人...

初心裡OS:栽在你手上比去冥府遊蕩個七七四十九天還恐怖啊......(吞口水)

總之,謝謝觀看囉~下章敬請期待~

【下回是『雷和列昂的in日常修練&帕德森學院的格鬥教學成果發表會開賽~』】(這名字也太長了吧媽呀.....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