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是誰

 

他是誰?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滿無神空洞、面無表情的陌生人.....

 

那句話.....究竟是甚麼意思?

快逃啊、列昂──

快逃?什麼意思?

是要叫我拋下雷自己一個人逃跑嗎?

不,我做不到......怎麼可以、我怎麼可能丟下雷一個人自己逃跑!

更何況、那個人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雷有危險!!

我想.....去救雷、然後跟著雷一起逃跑.......

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

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烏雲開始朝四面八方聚集,掩蓋了湛藍的天,同時也在某個人身上籠罩了一層看不見的黑暗。

嘩啦──雨一股腦兒地從灰色憂鬱中墜落,打濕了衣料、弄亂了髮梢,但卻仍舊無法冷卻此刻紊亂的心。

這將會是一場煎熬的苦戰。

「羅萊......為什麼身為職業殺手的你、會出現在這裡......」雷瞪大的雙眼,閃過無數驚恐。咽了一口口水,雨水從移動的喉結滑落,在胸口綻放成一朵水花。

為什麼、為什麼會出現在克里特,不......是為什麼會出現在CLO?

CLO.....以這裡的警備來看,是不可能輕易就讓可疑人物任意出入的呀......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會──

「為什麼?你剛剛不是已經說了嗎?」小鬼。一個輕蔑的眼神朝雷撲湧而來,「身為一個專業的殺手,當然是來領錢辦事的囉!要不然你說還能幹嘛?閒著沒事就跑進這個幼兒看護所找小鬼幹架嗎?」羅萊不屑的咋舌,撥了一頭朝天的白髮、扭動脖子的說道。「嘿,小鬼。你該不會是在害怕了吧?嘖嘖,那可不行啊,如果你臨時怯場的話打起來可就不好玩了呀!」

黃色的眼睛嘲笑似地看了他一眼,嘴唇又開始蠕動,「我說你,這樣的舉動可稱不上是一個好殺手唷~你的恐懼表露無遺了。想必在冥府的修伊羅肯定也會替你感到丟臉,畢竟你可是他一手栽培的完美殺手啊。可惜......浪費一個天才的犧牲......」

「我不允許從你這個渾帳的髒嘴說出羅的名字──!!」諷刺的話還未告一個段落,來自丹田深處的低吼一湧而上,湧出了咽喉,火辣辣的怒意瞬間燃燒了整個空氣,「羅萊!你聽著!!從小到大,我恨過許多人,但那些我都可以不去理會,唯獨你──我絕不會放過你!」

修伊羅.....羅他.....是羅萊殺了他!

我絕不、絕不會放過他──

──膽敢傷害羅的人都罪該萬死!

本來充斥著畏懼的神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無處可發洩的仇恨。墨綠色的瞳孔中染上新的色彩──弒血的顏色。雷自腳邊的暗袋裡抽出兩、三把小刀,露出敵意,但卻不敢輕舉妄動──就如同遭遇到敵人的貓,豎起毛、勾起爪,卻仍不敢任意行動。

「唷~小鬼燃起鬥志了嘛~想替你的監護人報仇嗎?」羅萊戲謔地笑著,也從黑色斗篷下亮出武器,「改造槍械嗎?」雷喃喃地緊盯著羅萊的武器。一把像是改造後的槍械,與其他槍種不同的是,那個本來裝著子彈的地方卻插著數把刀刃。刀刃上抹著毒液、發出陣陣紫霧,雷提高了警覺,認出那是方才襲擊他們的毒刀。

第一次只是僥倖,如果下一次在被擊中的話可能就一命嗚呼了吧?讓他待在那裏果然是正確的選擇。雷舔舔乾燥的嘴唇,看似不經意地望向遠方的草叢,夾著小刀的指間更加用力。

「喔對了,在開始幹架之前,有件事想和你確認一下......」黃瞳狡結地微瞇,不懷好意。

「說!就當是你最後的遺言。」雷毫無感情的吐言,幽綠漸漸結起了冰層。

但看到這個反應,羅萊似乎更樂了。

「嗯?這倒不算什麼遺言吧。我只不過是想問你,在那草叢堆的另一個小鬼,是你重要的人嗎?」話才剛接觸到空氣,便使警戒的人兒一愣。他什麼時候發現的?疑問梗在喉嚨中說不出,但他隨之又恢復冷靜,身為殺手的心不允許他這般懦弱,「呵,他?怎麼可能?只不過是個愛跟蹤的煩人精罷了。你問這個做什麼?」

「是嗎?」原來如此。他在嘴角勾勒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不,也沒什麼......」

「只不過是想提醒你,可別重蹈覆轍囉~不要又因為自己而使重要的人再度喪命啊。小鬼。」他停頓了一下,接著又咧嘴一笑,「我可不想看到第二個修伊羅死在我手下呀......而且同樣都是為了你這個小鬼。」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雷吞了口口水,冰冷的寒光忽明忽暗。

「嘖嘖,這種事你還問我,以你的敏銳度難道看不出來那個小鬼想救你嗎?」

救我?當然啊!我當然知道。

就是知道那個笨蛋一定會跑來救我,所以我才會在稍早打傷他

要不然、以他那不自量力的個性來看,他早就死了.......

死了,跟修伊羅一樣,死了。只不過是為了救我──

 

令人窒息的記憶在度攀上頸子、然後緊緊鎖住,永遠無法抹去的傷痛,在胸口又開始化膿。

──嘖,真是悲哀啊.....身為一個最強的殺手,竟然為了一個乳臭味乾的小鬼拚命

──雷,你聽著

──身為一個真正的殺手,絕對不能對他人產生感情

──因為一旦有了想守護的東西、成為輸家就已成定局

──可別步上我的後塵啊.....你可是我用命換來的

活下去,不要死啊......雷

 

 我不能死.....

現在的我、還不能死!

我必須......背負著修伊羅的罪惡活下去

活下去!雷──!!

 

「羅萊──」他大聲咆哮,天空中的白雷仿若呼應他似的,巨響打破灰暗的天,「儘管放馬過來吧!!」此刻他的眼睛,是堅毅的翠綠。

 

******

「啪搭。」一腳踩進混濁的水窪,鞋子染上了泥濘。

自開打到現在,這一來一往的攻防戰已經持續了將近十分鐘。

雷一個後空翻朝羅萊射出小刀,但後者側身避開,一個頓步閃到雷的面前,還來不及迴避,一個掃腿打中了他的臉,整個人往外踢飛。

「咳咳....哈哈哈......」雷被突如其來的力道一把衝撞在地,滑出了一條長長的水痕,停下來時,咳出了一潭血水,全身疲憊的倒臥在地。

經過幾分鐘的對打,雷已經開始精疲力盡了,為了閃躲那把毒槍,身上的傷口不計其數,反觀羅萊,卻只有一開始輕忽而劃到的小傷。

「怎麼了?已經不行了嗎?」羅萊甩了甩手上的毒槍,諷刺的笑道,「這只不過是暖身啊~接下來才是精采的......」只見他定住甩動的武器,槍口直直地瞄準雷的心臟。

「如果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起來吧,我還沒玩夠呢~」食指逐漸伸向扣板機,輕蔑的眼神猶如那紫霧般同樣令人厭惡。

「切。」一陣閃光掠過蒼綠的瞳,身體奮力一躍,踢歪了槍口,射出的毒刀朝另一個方向一偏,刀尖才剛碰到的草坪便發出陣陣惡臭。

好險。

「唷,小鬼還挺有力氣的嘛~」,他扭動一下脖子,「不過這只是先暖暖身罷了。」語畢,腳尖一蹬,羅萊的猙獰面目瞬間放大好幾倍。他朝自己衝來了!但雷似乎不訝異,反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嘻。只見雷刻意用身體遮蔽視線的手抖動了一下,然後在羅萊還尚未察覺前,兩三把小刀從正面突襲而來,略將身子一閃,還是免不了在臉上割出幾道痕,「哼,挺會耍花招的嘛~不過對我可沒用。」他冷笑,隨即對雷補上一拳。

「唔恩!」挨了這一拳,翡翠色的瞳孔剎那放大,疼痛不斷翻攪在腹部,胃酸彷似要隨著哀嚎聲脫口而出一樣,但雷卻緊咬下唇,費力的又扯出一抹笑。

還差一點......。

手中握的東西緊了緊。

「嘖,你這小鬼還真噁心,死到臨頭竟然還笑得出來。」看來......修伊羅不是教出一個殺手,而是一個瘋子啊。羅萊也揚起了嘴角,同樣的詭譎、同樣的意味不明。

就差一點......!

充血的眼球不斷瞪大。

好!......足夠了!

下意識將手指一緊,關節上似乎纏著某樣閃閃發光的東西。

不知何時纏上手的細線輕輕一扯,彼方牽著不明的物體。

咻──。有東西破風而來,像刀子一般將風無情地劃開。

是刀子!方才沒射中羅萊的小刀,全都朝著羅萊的後腦勺衝來。

他還沒有發現,趁現在!

快呀!打敗他──!!

「鏗啷!」一陣清脆的金屬碰撞粉碎了一切。

無法呼吸、無法置信眼前這副景象......

眼前的男人頭也不回,只不過是伸出匕首,便擋下所有刀刃。

一切都化為烏有。

黃色的眼神微瞇、笑著,卻令人顫慄不安。

「嘿~沒想到你竟然會用這招。」被逼得走投無路了嗎?先是用側身遮蔽敵方的視線,讓對方無法得知他會從哪邊攻擊,可就算能成功閃過也無妨,畢竟重頭戲在後頭。接著利用刀刃飛出去的衝擊,待到最大值後迅速拉回,以藉此力高速往回攻擊,這是不錯的計謀,但可惜用在錯誤的人身上。

這場賭局,你已經註定要抽到鬼牌了。

他邪惡地抿嘴一笑,舉著毒槍再次朝雷逼近,「小鬼,勝負已分,準備好要領死了嗎?」兩者間的距離越拉越短,最後,毒槍的槍口已經頂上了雷的額心。

動彈不得。

他太強了、強得不是人

我無法......打敗他

陳舊的恐懼再度包裹著他,想逃也逃不了。

我要、死了嗎?

不!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但、我逃不了

......雙腳,彷彿被銬住一般無法動彈。

 耳裡清楚傳來自己雷鳴似的心跳、以及手指接觸到扣板機的聲音。

「死亡」這個字眼突然浮出腦海,希望在腐敗中載浮載沉。

我、不甘心.......

 

在緩緩闔上眼前的那一刻,迷茫的眼中隱約看到一個身影......那迴旋在空中的姿態

修伊羅......?

「碰!」一聲巨響、衝擊了耳膜。不是開槍的聲音,而是肉體硬生生撞地的聲音。

「可惡......你這個死小鬼......」耳邊飄進罵聲,卻是那個本該殺死他的人發出。

怎麼回事?

睜開了雙眸,灰暗的光線照進朦朧的眼,焦點逐漸清晰後,他看見了一抹矗立在羅萊面前的身影──而那個強得不像話的羅萊竟然被打臥在地。

......列昂

一束黑色的馬尾在雨中飄逸,在凌亂的髮絲後,藏著幽藍的眼眸。

不是說不要出來嗎?不是說要快逃嗎?

──修伊羅倒在他眼前的記憶再次蜂湧而出

「為什麼、要跑出來──?!」雷掩不住心裡錯愕、憤怒、責怪、恐懼等交雜的情緒,朝那人影大吼一聲。

那個人似乎是聽到了雷的咆哮,微微動了身,側邊的臉龐好像喃喃念著什麼。

接著,此人轉了身,整個容貌在雷的眼中逐為清晰,但......

這不是他──詭異的念頭閃過腦海

他是誰?

昔日有著水藍色大眼、還不停傻笑的那名少年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充滿無神空洞、面無表情的陌生人.....

他是誰?

雷又在心底問了一次。

之後,少年又開了口,緩緩說出了一句話......

「只要傷害雷的人,都該死、要被殺掉......」

他的眼神更加冰冷。

 

******

初的悄悄話:

這章應該是雷之歌有史以來最短的一章吧我想

光是打鬥畫面就讓我腦袋快燒掉了((=超不會寫打鬥畫面的某人

至於為什麼......只不過是因為單純就想在這邊End掉的緣故吧((感覺挺有神祕感的,恩恩

簡單的說,第五章的結尾就是......咱們天真無邪可愛又超級好騙的列昂小朋友黑化啦!!(從腹黑晉升為全黑?

接下來劇情會如何發展咧?

欲知結果如何,請見下回分解XDDD((謎:分明就是你還沒想到嘛!!(翻桌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