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肆章】/真相#

 

「唐……為什麼……」她那雙悲傷的眸凝視著我,令我下意識迴避。

「說好了、要等我……不是嗎?」艷紅的玉液沿著冷冽的利刃潺潺流下,一頭充滿魔性的髮正發狂著——

——但女孩的眼底,始終只有哀傷。

「妳殺了我族人,我有理由等妳開口同意嗎?」此刻少年的心中,只剩下仇恨,「就像妳之前殺死巫蠱一族時,有經過他們的同意嗎?!」

他一聲聲嘶力竭,使得女孩一怔。

是了,他早該發現的。

在見到族人們猙獰的臉孔時,他早該察覺了。

——那一天,正巧是獻上十位男女之日。

前幾日,為了祭拜族人,少年回到了村子。偶然之間,他碰觸到一位長者的遺物,一瞬間所有的記憶倏地竄入他的腦海中。

那是那一天的記憶,為了讓他人得知真相所遺留的記憶。

那一天,是獻祭之日。

由於近幾日莫名的傳染病席捲整個村落,抵抗力差的孩子都病死了,儘管有幾名活了下來,但也在垂死邊緣。

“沒有孩子?你們在說謊嗎?”

那時候的她,比現在更為冷漠。

“魔女啊……!我們絕不會對您說謊的,只是真沒有孩子了……”

長者跪在女孩跟前,蒼老的聲音正在發抖。

“你明知蛇髮一族每年必須飲用十位童男童女的鮮血才能屏息先祖的憤怒。即便如此,你們也不願意遵守約定?”

“魔女啊,不是不願,而是無法遵守啊……求您大發慈悲,饒巫蠱一族一命吧……!”

“……”

“……你應該明白說謊的下場。”

話說至此,魔女似乎有些心軟。丟下一句警告後正要離去——

“唔哇哇哇——”

一聲劃破天際的稚嫩哭號,象徵著死亡的降臨。

驀然回首的魔女,那雙殷紅色眸子充斥著忿恨與悲慟。

“為什麼要說謊——?!”

大地在震動,好似在呼應當年魔女被背叛的痛,以及……眼前魔女的、哀傷。

唰——美麗的緋紅色,濺上湛藍的天。

靜謐的村莊內,橫屍遍野。

魔女踏著無聲的步伐,來到孩子藏身的茅屋。

但在觸碰孩子的當下,她急忙縮了手。

“這些孩子……快死了?”

孩子們的身上,滿是發臭的腐肉,隱約能看見有幾隻貪婪的蛆在上頭蠕動著。

“是疾病……不是、刻意違反約定……?”

茜色的眸,黯淡無光。

就如同,現在一般。

只不過,現在的她,飛舞的髮正在發狂著。

但她的眼中,依然只有哀傷。

「唐——!我不想傷你!」她緊抓自己暴走的蛇髮,面色蒼白,「快走……快走啊!」

「走?走去哪?我唯一的歸宿被妳毀了還能去哪?!」少年冷笑,卻無法克制自己顫抖的雙手,「就因為妳的隨意猜忌,我的族人都得跟著陪葬。難道我們巫蠱一族對魔女忠誠了好幾世,也比不過我們一次的失誤嗎?!」

「妳可知道,我們大可什麼也不說就把染病的孩子給妳送上,但巫蠱一族卻沒有。因為蛇髮一族曾經誓言若願遵守約定、便會世世代代守護巫蠱族人;因為巫蠱一族寧可毀約也不願傷害一直以來保護我們的大恩人——可是蛇髮一族呢?妳們拿什麼回報巫蠱一族的好意?殺戮嗎?!」

魔女胸口的刃,刺得更深。連帶著心靈上的痛一起。

「對不起、唐……真的對不起……我真的不想殺他們的……對不起……可是我那時候太氣了……氣他們為什麼寧死也要說謊……我不想殺人的,可是我不能背叛杜耶、不能背叛先祖……但我現在知道做錯了……伊瑪錯了……」

白皙的雙臂,不知何時攀上怵目驚心的紅。

「所以伊瑪……已經、不想再殺人了……求你了……快走、快走吧唐!」

「哼……妳殺了那麼多人,還差我一個嗎?要殺便殺吧!反正、會在乎我的人都被妳殺了!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要命、就拿去吧——!」

像是呼應少年的覺悟,銀白的蛇髮倏地張牙舞爪地往他飛去,伴隨著魔女的一絲錯愕。

不要。

唰——一陣刀光劍影,銀白色的髮失去生氣、狼狽地散落一地。

少年震懾地望著眼前的慘狀,最終僵硬地將視線移往女孩身上。

“為什麼……”他的聲音,啞了。只發得出微微氣音。

現在的魔女,已不再是蛇髮魔女,而是一個被詛咒的孩子罷了。

白色的髮尾被切得參差不齊,女孩痛苦地抱著頭,仰天哀鳴。臂上的紅色蛇紋沒有退去,反倒更加猖狂地往女孩全身擴散——蛇髮的力量,在侵蝕著她。

地上的蛇髮突然動了動,一個個往女孩的位置匍匐前進,攀上了她的腳、她的身體、她的臉……

“走、快走啊……”方才女孩竭盡全力的嘶吼,在此刻才越發清晰。少年的眼退去了仇恨,徒留赤裸裸的情感。

——他其實、並不想傷她的。

——他其實、想當作什麼也沒發生,就這麼一直在一起。

——可是、為什麼老天偏要如此殘酷,讓他得知一切真相?

「呃啊啊啊啊啊——!!」淒厲的悲鳴,椎心刺骨。

為什麼、直到最後,妳都對我如此善良?

過去的種種,浮上水面。一幕幕皆是女孩的倩影。

「夠了……」夠了,停止這一切吧!

所有的殺戮、所有的仇恨,全部……都停下來吧!!

緊握的手逐漸鬆開,匕首匡啷一聲掉落在地。一步、一步……少年的步伐朝著女孩身邊奔去,闖入那正在吞噬女孩的蛇髮群,瘋狂地撥開纏繞在她身上的所有阻礙。

他不想失去她。在蛇髮包圍她之際,少年湧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

他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但女孩、卻間接地給了他一切。

「伊瑪!妳不准死……你不准死!!」少年失了神地在蛇群裡尋找女孩的身影。

蛇髮咬上他的手,他不避。

鮮血不斷自身體流出,他不理。

他只想要回她。只想回到那什麼都沒發生的時光。

「伊瑪——!」

 

如果世界上真有神的存在……

那麼他的祈求,神可聽見了?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