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伍章】/不願失去的#

 

“伊瑪……伊瑪……”

虛無飄渺的聲音,自彼岸傳來。

身體很輕,感覺不到一絲痛覺。

伊瑪……已經淪為蛇髮的奴隸了嗎?

可是、好溫暖。

她從來,不曾體會過這份溫暖……因為她的身份、因為她有生以來必須背負的罪。

但……唐的出現,卻給了她這一切。

她突然好羨慕……好羨慕將來能夠擁有這份溫柔的人——

——因為她已經、不被允許待在他身邊了。

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眼,是唐傷心欲絕的神情。

就這樣了吧!就讓一切都停止吧!停止在這一刻。

她……不願再傷人了。

可是為什麼,心中有另一股情緒在膨脹著,堵塞於心頭令人窒息。

臉龐有一股清流滑過,冰冰涼涼的,似乎還帶點鹹味。

是血?還是淚?

小小的身軀,蜷縮於一隅。

好孤單。

女孩狠狠將臉埋入膝蓋,為了不讓杜耶發現自己的脆弱。

好害怕。

“……”耳邊的細細碎語,不斷地在擴大聲音,直到佔據了整個耳膜。

「伊瑪……為什麼……?」

「誰?」女孩猛然抬起頭,尋找那個聲源。

但這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混沌。

那個聲音,持續傳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背叛……」

「妳能選擇的,妳本來可以安然度過餘生、直到找到下一位魔女……但為什麼、要庇護人類……」

庇護、人類……?

「難道是……杜耶?」女孩倒有些發愣,這是自成為魔女以來第一次與先祖談話。

不過那聲音沒有回應,只是自顧自地說著。

「人類是萬惡的、是不可饒恕的。他們惡習難移、滿口謊言……為什麼、還要替那個人類辯解?為什麼……要為了他而說了謊?」

是啊……她曾和杜耶發誓過,唐是不會傷她的。

「可是他最後還是傷了妳,甚至想取妳性命。」杜耶的話,深深刺入女孩的心坎。

「為什麼……要說謊?為什麼……要背叛?」杜耶的聲音,滿是不解,卻沒了先前的暴戾之氣。

是啊……為什麼呢?為什麼要如此不顧一切地保護唐呢?

是為了證明什麼?還是為了守護什麼?

答案,也許很簡單。只是我們不曾去留意。

伊瑪單手緊抓著胸口。呼吸,好似沒方才那麼急促。

「因為我……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唐。」

「即便只是謊言也好,事實也罷,至少我們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是真實存在的。」

這就夠了。只要相處的回憶是真的,這就夠了。

「況且,人類的謊言,似乎並非我們所想的如此簡單邪惡。」

有人說謊,只為不讓真相傷害人。

有人說謊,只為讓時間停留在最美好的一刻。

有人說謊,只為守護不願失去之人。

所以啊……人類真是一種善於編織謊言的生物呢!

為了掩飾自己的弱小,他們不得不學會說謊。

「我知道,謊言真的很傷人。但是有時候……也許我們只是看到事情的其中一面。」女孩將雙手伸向無人的空中,神情溫柔。

我們只知道,蜘蛛編織出的網只會給無意闖入的蝴蝶帶來絕望,卻忘了……從不同的視角來看,這網也能如此美麗。

「杜耶……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讓我、用盡一生來向妳證明,謊言的存在意義。

「我知道,比起人類,我們只不過是害怕受傷的種族罷了。」伸出的掌心好似觸碰到什麼,沿著手觸及的部分往外延伸……一名半透明的長髮少女現身於眼前,閃著晶瑩剔透的淚光。

「所以、讓我撫平妳的傷痛吧!杜耶……」

從今以後,請讓我一同分擔妳的悲傷。

「僅此一次……」少女的唇瓣微啟。

「嗯。」

「妳明白代價是什麼。」

「嗯。」

“伊瑪……”

另一個更加微弱的聲音,闖入腦海。

「他來了……」少女離開女孩的手心,仰著頭,她緩緩闔上雙眼。

“如果愛他,就請他別再傷妳……”

少女消失了,女孩再度跌入一片黑暗。直到……另一隻手再度拉住她,漸漸浮上光明。

「伊瑪——」下一刻張開眼,即是少年喜極而泣的臉龐。

「唐……」女孩也笑了,任憑少年將她擁入懷中。

“——不會……再失去你/妳了。”


穿梭於殘破的廢墟之中,步伐來到位於村落中心的祭壇上。

而那上頭,正倒臥著相擁入眠的少年與女孩。

「真是……兩個頑固的孩子啊……」甫現身的男子望著他們,眼神一片祥和。

「看來、我的學院將來會很有趣呢。」

距離遊戲結束,還有十分鐘。

在長廊上狂奔的黑影,瞥了一眼投影在玻璃窗上的影像。一幕幕皆是七宿星在各地奮戰的模樣。

還有一千分。即使一路走來已經戰勝多隻使魔,但它們多屬於低分群,自然不會增加多少分數。

黑影嗤笑一聲。奔跑的過程中,她不斷在胸前打下手訣,在校園各處放下追蹤術。

所以,她的目標打從一開始就不在這些小嘍囉身上。

「找到了。」一個急轉,少女往另一個方向奔去,但過不了多久,她停下了腳步。

眼前,是一面專門給學生整理儀容的鏡子。

「果然……藏在這種不起眼的地方嗎?」深邃的黑眸微瞇,她將手輕放在鏡子上頭,隨之猛力一按,詭譎的圖騰開始從她的掌心向外蔓延。

「結界,破!」

伴隨著一聲吆喝,那面鏡子與周遭的空間猶如玻璃,破碎在少女面前。接著,不同格局的空間重新納入眼簾。

「好巧啊,米卡安“姑·姑”。」彼方的臉上勾勒出一抹狡黠的淺笑,「您也來參與我們七宿星的盛宴嗎?」

一名女子正坐在房內正中央的主位上,高傲的氣場凌駕整個空間。

「小姪女,恭候多時了。」

時間,只剩下八分鐘。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