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叁章】/是與非#

 

“吶……你是這村子的居民嗎?”

回憶中的面容,此刻清晰地呈現在眼前。

但,唯獨她那滿身血腥的身軀,是模糊的。

“對不起、我……好像做了會讓你痛恨的事……”

“只是、我真的不曉得……不明白到底該怎麼辦……我——”

小小的人兒握緊拳頭。

“我……伊瑪這麼做……真的是對的嗎?”

稚氣未脫的臉扯出一抹勉強的弧度,燦爛而……哀傷。

恍惚的意識回到現在,一個偌大的身影逐漸靠近銀髮女孩,並將之籠罩在他的陰影下。

她曾說,他的影子,很溫暖,也令人安心。

「伊……沒事吧?」他將到了唇邊的名字吞回肚裡,轉換成一句關心。

「啊,是天權呀……」玉衡慢慢回過頭來,一如往常地笑著,「玉衡沒事喔!而且還很開心!」

「這次、是玉衡對了,是嗎?」

“這一次……伊瑪做對了……是嗎?”

此時的言語,與記憶重疊。

是。

「妳……做得很好。」天權的大手摸上玉衡柔順的髮,眼裡盡是溺愛。

一直以來,她都只是個需要被稱讚的孩子罷了。

至始至終,僅此而已。

腦海中的畫面,愈發清晰。

「對了,就讓瑤光先在這裡休息吧!」小個子又碰碰跳跳地來到黃髮少年身邊,學著天權用手撫摸瑤光的頭,「瑤光也很棒哦!接下來就交給我們,瑤光待在這邊好好休息吧!」

「什……少把我當小孩了!而且我還可以——唔哇!」也許是碰到傷口,瑤光的臉瞬間糾結成一團。

「所以才說好好休息呀!別擔心……七宿星一定會贏的喔~」

「重點不是這個,重點是——等、玉衡妳的手?!」

唰——不讓瑤光逮到發問的機會,玉衡隨即抽離自己的手,拉著天權往外走。

「喂妳——」

碰!

瑤光的聲音,被硬生生阻隔在教室裡頭。

俯視著女孩,她的表情被瀏海掩蓋,但卻能從手中傳遞的顫抖得知她的情緒。

「玉……」

「我沒事喔!」她鬆開牽著的手,緊抓的白皙右臂上,攀著血紅色的蛇紋,嬌豔欲滴。「沒事的……玉衡沒事的。沒有在逞強哦!」

「只是、玉衡還是不夠努力吧!」她笑著,眉頭卻緊皺,「必須再更堅強才行,不然杜耶是不會接受我的想法的、對嗎?」

記憶,猶如快沸騰的水,即將化為蒸氣衝破阻礙——

——蛇髮一族,是無法相信人類的。

她們的先祖曾經被人類背叛過,為了向滿口謊言的人類報復,她在後代子孫上下了咒:凡是對蛇髮一族說謊之人,必須被抹殺;但倘若魔女們自己說了謊,則將被蛇髮反噬,終身淪為囚奴,不得脫離蛇髮的拘束。

身為蛇髮一族,意志必須是堅強的。為了不讓自己變成世俗之人,她們必須狠得下心,做一個忠誠的臣。

——蛇髮一族,從來不曾相信人類,也不曾想過為人類求情。

但是,唯獨她不一樣。

記憶,從潘朵拉的盒子中掙脫。

“對不起……伊瑪、好像做錯很多很多事……”

“對不起……請你恨我好嗎?如果這能讓你好過的話——”

那頭銀白色的長髮在風中搖曳著,染上了鮮紅。

「嗚——!」一個身影從黑暗中猛然驚醒,少年冷汗直流,方才的夢強勢地霸佔他的腦袋,脹得令人發疼。

可惜,那並非僅僅是一場夢。

少年冷眼望著不遠處的巨石,那後頭有人正休憩著。

他的滅族仇人,蛇髮魔女。

他早該殺了她的,為了給他們巫蠱一族報仇。但不知為何,不論是現在抑或是昨日,他的手竟無法展開行動。

難道是中了魔女的術法?少年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那魔女的眼神,透著哀傷。

 

“妳這個殺人兇手——!!”

今天,正好是他為族人上山採藥的日子。可他卻永遠無法預料,在他回村時,迎接他的並非族人的燦爛笑容,而是猙獰扭曲的面容。

巫蠱一族,滅了。

而殺了他們的人,正是巫蠱族一直以來供奉著的蛇髮魔女。

“什麼鬼守護神、什麼爛契約……我們族人每年供奉十位童男童女還不夠嗎?!難道妳們蛇髮都是一群沒血沒淚的惡魔?”

少年緊握著手中染血的碎布—他認得,那是他母親的,而如今葬身於蛇妖腹中。仇恨的淚佈滿臉龐,煞紅了眼。

“呵,也是啊……每年都要斬殺十位男女的怪物,也不會好到哪去、對吧?”

“但是……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妳曾是巫蠱一族的守護神也好,不是也罷,我絕對要妳血債血償——”

“對不起。”

在利刃即將沒入魔女胸口之際,一聲格格不入的言語在二人之間炸開。

“哼,對不起?如果一聲道歉就能博得原諒,那世界上就不會有紛爭了。”

少年冷笑,但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

“我知道!我是知道的……伊瑪知道的……”

那魔女沉著臉,語氣有些懦弱。乍看之下,若不是那詭異的蛇髮,她不過是個不懂事的五歲孩子。

“雖然、對不起……可是,我還不能被殺掉……被殺掉的話就沒辦法證明了……但你可以恨我,沒關係的、我會承擔你對我的恨,直到我可以被你殺死的那一天為止……沒關係的……伊瑪會承受的……”

她明明一直是笑著的,卻總是令人感到哀傷。

“所以,請你恨我吧!直到……我可以被殺掉的那一天——”

她的所作所為,凍結了少年的行動。心中的仇恨,在撞見那副模樣之後,猶如死灰,燎不起一絲星火。

為什麼?

這是魔女的陰謀嗎?故作可憐好讓他心生同情?

少年不知道。

那魔女的眼,依舊是悲傷的紅。

 

「吶吶、唐。這就是市場嗎?」身旁的女孩披著一身麻布披風,帽沿下的眼無法隱藏她的雀躍。

「別叫我唐!我跟你還沒那麼熟!還有你別亂跑、要是被發現了就完了!你這個笨蛋魔女。」急忙拉住那個隨時都有可能暴衝的女孩,少年心中油然生起一股無奈之意。

只是、必須監視她而已。為了能夠等到親手為族人復仇的那一天。

深邃的眸直盯著活潑亂跳的女孩發愣,視線不自覺流露出一絲的溫和,但又隨之垂下眼簾。

為什麼、會是妳?

不過是個脆弱的孩子,為什麼偏偏是蛇髮魔女、偏偏是那個滅我族人的殺人兇手?

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帽沿露出的銀白色髮絲在陽光的沐浴下,是如此地耀眼、如此的地美麗。

然,我們卻無從發覺——

——從何時開始,它存在的意義,只剩下悲傷與仇恨。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