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拾貳章】/悔與恨#

 

謊言,伴隨著真相的揭露、碎落一地。

就連這個由謊言交織而成的自己,也似那謊言般......變得殘破不堪。

瑤光無力地跌坐在地,雙手緊抓著腦袋,淚水自無神的眼中滑落。

「不對......我不是故意的......」沙啞的嗓音發顫著,漸漸失去保護的身軀,剩下的也不過是軟弱的軀殼。

這就是、所謂的......人類啊!

惡魔的眼中,看見的永遠只有人們最不堪一擊的一面。

但對他們而言,也是最香甜可口的盛宴。

「喂......這樣就不行了嗎?」惡魔狡笑著,「我還以為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會帶給我更多樂趣才是。」

「不過也是啦~畢竟一覺醒來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如此醜陋的存在,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他們會怎麼看待我呢?對於我的一切惡習,他們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一定是這麼想的吧!不論是對於你偉大的雙親、亦或是被自己殺死的千良哥、還是——」

「——這十年來如此信任你的“夥伴”,又會是怎麼想的?」話語方落,最終的支柱隨之崩解。

「夥、伴......?」像是意識到了什麼,瑤光猛然一抬頭,目光尋找著一絲熟悉的身影。

分散於不同視窗中的同伴們正努力地奮鬥著,為了他們的榮耀、為了他們這十年來一直守護的一切......他們與敵手交戰著、不遺餘力。

那麼、他呢......?

他是否,還能是『他們』的一份子、為了什麼而戰?

可是、他無法站起來,無法站起來痛快地給予那煩人的惡魔一擊。

──因為那個惡魔說的都是實話、無法反駁。要是自己真殺了他,就會變得像是要隱藏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一般,像個為了不被逮捕歸案而不擇手段殺了一切相關人的罪犯......

瑤光緊抿雙唇,在原地停滯不前。

他辦不到......他什麼都辦不到.......就像十年前的卍里祐吾,除了因仇恨的催化下殺了人之外,他什麼都辦不到。

原因呢?

沒有原因。因為他只是個膽小鬼──做錯事卻不願承擔、只顧著把錯推給別人的無恥之徒。

像他這種人,很可惡對吧?

是啊......!像他這種人、像他這種人──憑什麼待在七宿星?憑什麼接受他人帶給他的溫情以及幫助.......就這麼苟且活了下來?

「呵呵......一定、對我很失望吧......?」他苦笑著,彷彿連耳中都能聽到天璇的冷嘲熱諷。

果然、像他這種傢伙......還是消失得好吧?

愧疚,正不斷擴散著,牽繫著惡魔的侵蝕,貪婪地吞噬著整副身軀,將之拖入黑暗──

“──你真的這麼想嗎?”

什麼?

那個聲音,又再度響起,“”──你真的這麼覺得?覺得自己該消失?”

呵、不是嗎?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呀......

“......是嗎?”

「那麼、你是真的憎恨著嗎?憎恨著“卍里千良”......」那個聲音突然變得真實,在自己的耳畔迴盪。

「咦?」搖光尋著聲音猛然抬頭,那一剎那,他看見一個嬌小的身軀,披散著雪花般銀白色的髮。

「唰——!」一聲巨響,揮舞的髮迅速地劃開周遭的黑暗氣息,使外面世界的光透了進來......

「玉、衡......?」瑤光愕然地喊著屬於那抹身影的名字,而後者一聞聲、便立馬回首——那雙緋紅色的眼眸凝視著他。

「我......」也許是太過於震驚,話語卡在咽喉、無法脫口而出,但待到思考回覆之後,彷彿是憶起他所犯下的過錯,那臉沉了下來,「那個、我......對不起——」

不等到他說完,一個柔軟的懷抱將他禁錮其中。

「等、玉衡妳——?!」

「瑤光其實不恨對吧?不恨卍里千良?」埋在他胸前的腦袋霍然抬起臉,那對紅眼睛緊緊鎖住他的目光,像是在渴求什麼、像是在確認什麼......

「......妳想說什麼?」瑤光的眼神黯淡下來。

「因為從剛剛到現在,瑤光並沒有說出任何對千良哥充滿厭惡的話吧?」那人繼續說道,「瑤光只是一味說著“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卻沒有說“都是那傢伙的錯!是他活該!”之類的話.......那是不是可以證明,瑤光其實並不恨那個卍里千良、甚至還厭惡著殺了他的自己,一直後悔至今對吧?」

「妳到底想說什麼......」他被這突如其來的逼問搞糊塗了,一時之間的錯亂讓瑤光失去了理智,「......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人都已經死了!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恨又怎樣?不恨又怎樣?後悔又怎樣?不後悔又怎樣?千良哥都回不來了啊——而我就是那個罪魁禍首!是殺了人還自認清高的混蛋、是欺騙你們的人啊......!」

是啊.......他欺騙了他們整整十年了,現在說不恨有什麼用?說後悔又有什麼用?已經、回不來了啊.......!

「什麼、都不會留下啊......」

不論是千良哥、亦或是你們的信任......全都、該在謊言被揭穿的那一刻消失殆盡了.......

「可是、我想確認啊......」

被淚水模糊的視線,再度對上了那雙眼眸,「因為想知道玉衡沒有辨認錯,所以才想確認啊......」倒映在那艷紅中的光影閃動著,像是有靈性般,它活著、跳動著、僅此在那一刻。

「妳到底又再說什麼莫名其妙的話.......」

「因為這樣一來,玉衡才可以名正言順地“殺了他”.......殺了那個全身上下充斥著“謊·言”的惡魔。」

話語方落,伴隨著髮上的銀環墜落至地,那銀白好似有了生氣,如毒蛇般向一旁即將逃走的黑影撲咬而去,將獵物一掃而盡。

「啊啊啊啊啊啊——」那黑影發出淒厲的慘叫,在蛇髮散去之後便沒了蹤跡,徒留一個憑空飄浮的數字。

剛剛那是……心有餘悸的瑤光咽了口唾液,看向懷中的女孩。她的髮已經恢復原狀、安安穩穩地被銀環束縛著,殷紅的眼眸中失去了先前的魔性,變回原來的水汪汪大眼。

「這是、怎麼回事……?」

「沒事喔,玉衡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而已……」懷中的女孩搖搖晃晃地站起,衝著他笑著。她笑得很淡,淡似浮雲、似夢,「吃掉“說謊”的人……這是、玉衡的“存在意義”喔。」

「只不過、玉衡不想吃掉“說著善意的謊言的人”。」光線悄悄地翻過窗,撒滿整個視野,「所以剛剛才會一直“確認”唷!」

想知道,你是不是真如自己所堅信的那樣……是個“不該被吃掉的人”。

「瑤光,是個好孩子呢……」

「只不過因為太痛苦了……才逼不得已撒了謊,對吧?」她垂眉微笑。這一笑,卻讓他人為之鼻酸。

因為太恨了,所以編造藉口殺了人;因為太喜歡了,所以塑造假象迫使自己憎恨;因為太在意了,所以散佈謊言小心翼翼守護得來不易的羈絆。我們……就是這樣一路走來的,編織著充滿謊言的網,只為不讓自己受到傷害。

人啊,就是如此奇怪的生物呢……

望著臉上攀滿淚水、像個嬰孩嚎啕大哭的他,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溫暖的笑意。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不願抹去啊……

——不願就這麼輕易地吃掉、如此奮力掙扎而存活下來的人們。

玉衡緊抓著右臂,幾滴鮮紅欲滴的玉液就這麼沿著白皙的肌膚滑落。

而這一幕,皆納入一旁守候許久的人影眼中。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