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謊言

 

『等到謊言遭到揭穿的那天、待到美好毀滅的那刻......你還有可能對我這麼笑嗎?
 
絕對、沒辦法了吧......
 ──
畢竟我、欺騙了你。

 

數日後的晨曦,照進流民街。

黑髮少年出神地感受著微風的搔弄,一隻粉蝶飛舞於晨空中,落在少年輕放窗台的指尖。他驚訝地低首凝視,隨後泛起一抹笑顏,欲啟的唇辦吐出一聲氣音,「早......」

「早安。」另一個聲音從門口搶先一步,那人剛踏入房間,隨即皺起眉頭,「你穿那麼單薄開著窗戶想做什麼?想感冒嗎?」不悅的語氣配合餐盤碰撞的響聲擾動此刻靜謐的空氣。

「才不是咧。」列昂抱怨地吐吐舌,「我很久沒出去了呀......想透透氣也不行。」語畢,他翻個身拋向床鋪,悶悶地說道:「雷最近真像個老媽子......」

「列昂‧葛里克斯特,你這麼希望我在你的頭上多開兩個洞嗎......?」伴隨一語威脅,雷朝床上的人影丟去一道冷光。

「咦──」聽聞此言,包裹在棉被之中的人瞬間跳起解釋,「啊哈哈哈.....我開玩笑的嘛~雷別當真啊。」

 「哼。」冷冷瞥了他一眼,雷轉身繼續整理著餐點,「諾,多少吃一點吧......你變瘦了。」他遞上盛滿食物的瓷盤,餘光掃到刻意掩藏在布衣底下的瘦弱手臂。

自從那一天開始,他始終不吃不喝度日。原來均衡的身體狀態倏地瘦成皮包骨,看了令人難過,「列昂,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總不需要我什麼都幫你照料吧?」冷冽的翡翠直射著。只能這樣了,自己現下能為他做的、只有這樣了......。

有些事物,並不是他人說能介入就能介入的。

他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爬起來,才不枉流民以悲劇搭設的舞台、不是嗎?

冷落、嘲諷、睥睨、歧視......人類非得要置自我於不堪之時,才懂得脫離對他人的依賴、獨自苟活。

「我吃不下.......」他低垂著頭,深藍色的眼眸閃動著夜體。

「就算吃不下,也給我硬塞下去。」餐盤被更加猛力地推向那弱不禁風的少年,「如果你還想活下去的話。」

「......」最後一句話似乎起了效用,列昂動搖地接下食物,參雜不甘願緩慢的咀嚼著。但飢渴的身體違背了那份抗拒,在吞嚥第一口的剎那,他用盡僅存的力氣狼吞虎嚥著。

......這樣就對了。雷撞見此副景像,內心鬆了一口氣。

「雖然是休假期間,但為了跟上進度,學院那邊也要求我幫你課後輔導。」收拾著凌亂的房間,雷提醒道:「等我下課回來,在老地方集合吧。」

「恩。」

「還有趁著這段時間好好休養、不要亂跑......嘛,你現在這個樣子應該也很難四處溜達,我之後再回來一趟接你、可以嗎?」他望了視線的某處停頓半晌,做出最後的總結。

「恩......」

「那、我出門了。」隨意地揮揮手,雷握住門把準備關上──

「雷!」一股拉力迫使雷停留,「怎麼?」他挑起眉,面無表情的看向扯住自己衣角的列昂。

他的手,在顫抖。

「雷......你曾經說、母親失蹤了......那麼現在,有消息了嗎?」母親、人呢?那有如雛鳥的膽怯神情,交映的藍光彷若與那一刻的他重疊.....。

『母親、人呢?』醒來的第一句話,不是慶幸自己的安然無恙、反倒是擔憂他人的存在『雷!母親呢?!為什麼不回答我──』傷心欲絕的咆哮滿溢著恐懼。

『我......』這是、自己不曾見過的......他的模樣。......如此令人心疼的哭嚎、如此令人不忍的怒吼。

『為什麼、為什麼不說話......?』他緊抓著自己的肩膀,因為過度用力而導致顫抖,『不要這樣好不好?拜託你不要不說話......雷、求你了......』

『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明明這麼說著,可是卻始終緊閉著雙眸。

『列昂......』想伸手安慰他的舉止,在中途停下,『你的母親她......』那唇辦抿了抿,無法猜透其情感的話語隨著垂下的手落下。

『她失蹤了。目前CLO的安全局也正在調查。』

『.......欸?』他的眼神一怔,露出錯愕的表情,『真的?不是死......』先前的猜測在脫口而出後又頓時語塞。『可是既然是失蹤、那為什麼一直沒有......』

『已經在盡力追查了。這或許牽涉到什麼案件之類的......』我,說謊了。

情急之下,我編織出一個天大的謊言,只為了不願再次見到那般痛苦的他。

為什麼、這麼做?這不像你、這不像雷‧霍恩‧伊薩格會做的蠢事......

我到底怎麼了?

說了一個謊言、就必須用第二個謊言來彌補......明明自己是最清楚謊言的偽善了呀......

可是我、無法停止。

『別擔心了......一定可以找得到的......』我是、那殺了他母親的同謀──暗中給自己定下這樣的罪名,但卻沒有一絲悔恨之意。

謊言,持續累積著。

『恩、一定可以的......』那人隨之綻放的勉強一笑,瞬間抹去承受汙名的不甘。

──現在的我、究竟為誰而活?

愣愣地凝望著渴求答案的他,微啟的唇辦抿成一線。

是為了從世禍存活的我?還是為了繼承修伊羅的意志?亦或是......為了列昂?

很多時候、在不知不覺中,我每一步行動的意義......皆指向列昂‧葛里克斯特這個人。

為什麼?我到底.....是怎麼了?

為了『外人』,這麼做值得嗎?這是在斷自己後路對吧?只要是為了他人所付出的一切......

──但是我、沒有辦法丟下他不管。

輕輕推開列昂的雙肩,雷認真地與之對望,「放心吧,我今天就會去搜查所調出資料,過了那麼久應該會有消息才是。」這是真話。他的確在得知苗娜‧怕爾基若死訊的同一日對搜查所發出申請,加上列昂曾被列為A班成員,對其家屬的待遇應該也不薄......。

「所以給我好好休養,別再胡思亂想了。」按了列昂的額頭、雷把他推回床上。

「啊,好痛喔......雷難道對傷患不能溫柔點嗎......?」佯裝吃痛的模樣揉了揉額尖,水藍色的眼眸不時投以抱怨之神情。

「不好意思,對你免談。」冷冷地回瞪此人一眼,雷隨手將換洗衣物收拾、順便丟了乾淨的衣服給他,「還是先養好身體,想想要怎麼增加自我的防禦機能吧。」

「是~~」刻意拉了長音,列昂逗趣地竊笑著。撞見他略為精神的狀況,雷頓時也放心不少,開了門,正打算離開房間......

「雷,謝謝你喔。」背後響起了道謝,「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可能早就......不,沒事。」低垂的面容揚起首、暴露在朝熙之下。

「請路上小心哦!」

關上門板的最後一刻畫面,即是那始終百看不厭的笑靨。

「......。」握著門把的手,傳來冰冷的金屬感。

呵......「早就跟你說了,別這麼輕易對別人釋出感謝啊.......」手掌抵著額,垂下的紅豔試圖遮掩不可裸露的情緒。

我騙了你呀,列昂。

等到謊言遭到揭穿的那天、待到美好毀滅的那刻......你還有可能對我這麼笑嗎?

絕對、沒辦法了吧......

──畢竟我、欺騙了你。

「你說什麼?沒接到調查通知?!」雷皺著眉頭,不滿地瞪向搜查所負責人,「我在事發後三天便已申請調查此案件,而你現在卻跟我說沒有通知?難道你那幾天腦子進水了嗎?!」他起身重擊辦公桌,發出巨大聲響。

「雷‧霍恩‧伊薩格先生,請注意您的措詞。」負責人嚴肅地推了推眼鏡,「搜查所向來不說謊,沒接示到的任務、定是不存在。就算您搜遍我們辦公處的所有資料,也不會得到不一致的答案。」

「胡扯!我明明親眼看見你們的工作人員確實將任務內容輸入調查名單!」怎麼可能還會有如此不合乎常理的情況發生?「現在馬上叫那個工作人員出來對質,不就一切真相大白了嗎?」

「很抱歉,那位工作人員在幾天前便離職了。」

「你說什麼?!」雷忽覺一陣愕然,但隨之心中一把怒火倏地燃起,「你們搜查所到底在玩什麼把戲──」他煩躁地捉住那負責人的衣領吼道:「假裝工作人員接下我的任務、再讓他離職當作沒這回事?!你當我是白痴嘛!」更何況,搜查所憑什麼無聲無息地吃掉這次的案子?是為了封鎖學院學生受傷的消息、好平撫人心嗎?

倘若真是這樣,那列昂怎麼辦?

列昂他、可是真正受到最大創傷的人啊──!「說!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難道是中央唆使你們.......」

「咳咳,伊薩格先生,您確定您還要繼續說下去嗎?」負責人不懷好意的眼神自鏡框穿透、直勾勾地注視著他,「雖然擁有A班學生的資質,但也請多少篩選您的用詞。畢竟現下的你我,皆隸屬於『CLO』的管轄範圍內,若是做出有違常規的事、亦或是說出不合時宜的言語......下場應該不用我多說明了吧?」語畢,此人露出狡黠的賊笑。

這句話,只要是身為CLO保護的一員,即是眾人皆知的潛規則。

世禍中期,十聖崛起、創立了CLO這個大家庭的意義,便是希望殘留下的人民可以互相扶持,並以十聖做為領導者,引領眾人重建家園──但前提是:不論身分高貴低賤,只要為共存於內部的人們,皆不可違抗十聖頒布的指令。違者,代表是和平的破壞者,將會被視為罪禍驅逐於城外,使之自生自滅......。

咕嚕。雷咽了一口口水,戒備地看著面目十分從容的負責人,那唇瓣一開一闔了許久,終是咬牙忍耐。

「那麼、如果無事的話,伊薩格先生也請回吧。」

碰!

不等他人廢話完,搜查所的大門已被粗爆的撞開。

「唉呀呀,真是危險分子吶.......」隨意瞥了半殘的門一眼,負責人搖頭按下牆上的通訊器。

嘟。訊號已接通。

「喂?是我。找個人來把門修一修吧,方才有隻野蠻的傢伙在這兒大鬧一場呢~還有啊......」望向訪客離去的位置,那臉促狹一笑,「分配剩下餘力,盯緊『雷‧霍恩‧伊薩格』這人。」看來,即將有好戲要上場了,「至於上頭的人若是問起,就這麼說吧......」

「有人、想要『反抗』CLO了。」

位於流民街後山的一座小池塘,一名少年正打著水漂發洩。

「可惡!搜查所的那些混帳!」噗通。一顆石子沉入水中激起漣漪,同時擾亂某人的心潭。

什麼十聖、什麼CLO.......那握著石頭的手更加使勁,「都只是一群食言而肥的渾蛋!!」咚一聲,伴隨著重力的作用,逐漸地、下沉。

可、自己不也是嗎?所謂『食言而肥』的傢伙。一個聲音從腦中浮現,虛無飄渺。

但是......這不一樣啊!雷在心底反駁。那些大人只為存活、只為名譽利益,可是我是為了──

為了、誰?緊湊而來的問句,使之一陣語塞。

我是為了......誰?列昂?得知正確答案時,心中有某樣東西變得虛幻。

不是......為了自己嗎?

自從修伊羅死後,不是這麼下定決心了?活著,不為別人、只為自己,不論要使什麼手段或付出任何代價......

不知何時開始,想要的事物、不一樣了。意識到這點後,雷無力的跌坐在地。

「可就算是為了列昂也好、單憑現在的我根本什麼也辦不到啊……」單手拂上被瀏海遮住的半邊臉龐,那翡翠變得失色。

何況、這次還牽連到CLO。

之所以會投靠CLO,只是純粹想搏得一線生機,要知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在罪禍滿患之處的存活率根本微乎其微。但是那時的他、並不曉得這座被喻名為『天堂』的所在,其內部已悄然變質。

『再怎麼純潔無瑕的事物,即便一時間矗立於地獄業火之上,但總有一天仍然會遭其吞噬、甚至自取滅亡……』

他回憶起與修伊羅共處的那段時光,有一幕景象曾如此戒告著他......。

『雷,以後別跟那個地方有任何牽扯。』修伊羅用嘴叼著、邊固定他那因任務而骨折的手臂說道,『帶著虛偽假面的地方,可沒比我們這些下等的殺手還乾淨呀……』

『也是呢……明明連上一次帶回來的內傷都還沒恢復、卻因為在家養傷閒得發慌就擅自接下任務偷偷跑掉,毫無消息的過了三天之後又帶傷回來的傢伙,的確沒有多乾淨。』好不容易才洗淨的衣服再度精彩地染上難以清洗的頑固血污,還能多乾淨呢?雷一聲哀怨嘆息,默默地搓洗著手中的衣物。

『……雷,別藉機罵我啊。』

『我可是很認真的在提醒你呀……』修伊羅包紮好後便隨手將繃帶扔回醫藥箱,一手撐在單腳彎曲的膝蓋上,『不要到哪裡去,好嗎?即使在我死之後……』那雙冰藍色的目光移向窗外,凝望著那座高城一一也就是CLO。

『那裡頭、很亂的。』所以、別去。

修伊羅的直覺一向很準的,這是他與生俱來的殺手天賦,但是......

「抱歉了……羅。」我終究,踏進了這個不該介入的世界。

起初,不論是生活在流民街裡、上課、訓練、考試、亦或是競技……看似單純提升流民自我防禦力的課程,其實另有目的。這是只要在CLO住上一段時日的人,即能隱約察覺到的、因為那詭譎的積極性。

但是,至今為止卻無一人揭發此行為,是為了什麼?

因為他們、都是流民,是同樣的……害怕“改變”的人。從記憶裡脫身,雷拍去塵埃重新站起,翡翠色的眼眸注視著遠方、久久無法離去。

如果還是一個人的話,他也許便會這樣毫無反抗地繼續活著,但是現下不一樣了……

有一個人,在等著我。

原來、有人在固定的地方等待著自己的感覺,就是如此嗎?

那麼、那時候的修伊羅是否也是……懷著這種奇妙的情緒?

冰封已久的心,仿若尋回先前的溫度。

我想守護、你的笑容。

就如同當初你曾經所說過的話。

『我也想要、守護雷啊!』那一晚的藍月,深刻地烙印在眸子裡。

「……如果我、幫你找到了殺害母親的兇手,你能原諒我嗎?」原諒我隱瞞她的死訊。垂下的手,瞬間收緊力道。

停滯的步伐,踏出了第一步、兩步、三步……可那方向、不再是歸途……

而是再度通往地獄的旅途一一

 

******

很久違的雷之歌重出江湖啦XDDD

如果沒意外的話,應該是《Lord&Butler》和《雷之歌》輪流發文

但前提是『沒‧有‧意‧外』的話((燦笑

更文速度以及拖稿這檔事......就請大家多多包涵啦!m(_ _)m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