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守護

 

『雷……就像是夜魅中不曾被侵蝕的星光,對我來說……一直、都是。

是我……無法碰觸的光芒,只能在旁默默地守護著。

──而我、只不過是個隨時都會被黑暗吞食的燈光。』

 

這個世界......還有、相信它的價值嗎?

藍色的瞳仁失去了焦點,遮掩在細細黑絲下的紫豔,無神地、發出微弱的光芒。

現在的我、還能相信誰......?

遠方的風夾帶著刺耳的吵雜聲拂來,但,心倦怠得不願動彈。

「列昂‧葛里克斯特!若再不現身的話將宣告棄權──」

那聲響中同時伴隨著低聲的抱怨呢喃。

啊啊啊......吵死了。

不要、吵了.......

『可是、雷說了要贏──』

心中潭漾起一個聲音。

但......

「已經、不想再去爭取了.......」

意義不明的獲勝,還擁有它的存在價值嘛?

喧嘩聲在裁判的宣布棄權後轉為失落與唾罵。

沒事的.....已經、不在乎了

環抱著膝蓋的臂縮了縮,過長的瀏海將最後的視線埋葬。

腦袋、好沉。

不知道、也不明白......

蜷縮在角落的身影,顯得格外孤寂。

 

另一個地方,一名少年不發一語地聆聽著最後的判決。

本是微瞇的雙瞳漸漸睜大了眼,閃過一絲疑惑、甚至......不安。

站起身,他單手貼著樹幹,視線飄移至遠方、喃喃自語著......。

「發生、什麼事了......?」

那傢伙──

不好的預感閃過腦海。

一種難以言喻的氛圍從胸口衝至咽喉,那是個複雜的情緒。

不要......

俐落的身手跳下樹,奔馳著。

列昂......

拜託、不要有事──

求求你.......

 

紅髮少年在吵雜的人群中奔馳著,雙手無法止住顫抖地撥開障礙,本來早該死寂平穩的心呢?

不,已經不在了。模糊的影像從心潭漾起......記憶裡那高大的背影、不知何時與另一個較為瘦小的影子重疊。

那一段塵封的感覺、那一份束縛的心結,在與『他』接觸後,徹底被擊敗了!

是你。

讓我重新接納人心的那個你......

久違的窒息感在胸腔無限膨脹。

所以、拜託──

失去什麼的、不願再體會第二次了......

在即將衝破人牆的剎那,雷不小心擦撞到某個步向反方向的人。

那人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向毫無察覺、便慌忙離去的雷──那眼眸,是如同子夜般的幽紫。

「雷‧霍恩‧伊薩格和烈昂‧葛里克斯特是嗎......」因久久不語的乾澀唇瓣微微扯動著,沙啞的聲音、伴隨著一縷金絲在斗篷下若隱若現。

「又是、兩個......即將要被犧牲的生命嗎?」

她的眼底,透露出淡淡哀光。

 「列昂──!」呼哈。經過一翻尋找後,雷終於在距離會場有一段路的巷弄中發現了烈昂的蹤影。但是,在撞見某個畫面的瞬間,那本該安心的面容、倏地變得......

──記憶中,那雙充滿天真的眼眸,迷失了那份清澈的藍。

列昂的雙眼、是充斥著混沌的灰。

下意識吞了口口水,不安攀上頸部、企圖將自己勒斃。

「列...昂......?」不確定的呼喚著,甚至能清楚感覺到聲音的畏懼。像是要回應雷似的,那角落的身影動了動,頭部僵硬的轉向他──視線,卻不曾注視著自己。

「啊,是雷呀......」列昂笑著,但絲毫沒有生氣,「抱歉......我失約了,沒有贏得第一、也在第一關就被刷下來呢......對不起、我果然還是很沒用吧?」呵呵乾笑了幾聲,他無神地轉至遠方。「不過啊......我是真的很認真地嘗試過囉......可是──」

「這一切努力、好像都沒有存在的價值,對嗎?」這一句,那瞳仁確實對了焦、並且直視著雷。「我一直以來,所做的、所相信的事物......都沒有意義、對吧?」列昂又加重語氣地重述一次。

聽聞,雷猛然一怔。

終究、還是來了嗎......

『即使再如何純真的心靈、再如何堅定的決心──總有一天,也會遭這世界的殘酷擊潰。』

明明自己、是再清楚不過了。

可是為什麼,現在卻一句話也無法吐露?

昔日的無情冷語呢?只要能夠嗤笑說出「我不是早就警告過了」或是「你果然是個沒腦袋的大少爺」之類的話,就可以如同之前一樣毫不在乎才對呀......

為什麼......如此害怕改變?又是從何時開始、自己擁有這般懦弱的情感?雷咬著牙,下意識握緊了拳。

「為什麼......」低語著,尋不著宣洩方式的怒意在拳指間抽動。「為什麼......!!」

我不、明白啊。

「你難道、是白痴嗎──!!」熱辣辣的一拳,突如其來的重擊在列昂的左臉上。

「哈呼哈呼......」大量的氧氣刺激著大腦,湧上一股暈眩感,但雷似乎毫不在意──他現在全部的目光、只專注在一人身上。

列昂側著脹紅的臉頰,兩眼無神、仍是不發一語。

「切。」翡翠色的瞳仁一轉,倏地旋腳一踢,後者則是被擊中了腹部,身體猛烈地撞擊至牆上。

「咳──!」強烈的力道傷及體內、咳出了一絲血腥,本被牢牢束起的黑髮馬尾也隨之一掙脫。散落的髮絲、狼狽的模樣,可當事人卻連眉頭也沒一皺,那空幽的異瞳,依舊蒙上一層無法透徹的灰。

見狀,烈炎反倒是更加旺盛,終於按耐不住地朝著他破口大罵:「列昂‧葛里克斯特──!你還不知道要清醒嘛?!」

腳步,不由自主的往前逼近,「不是會沒神經的笑嗎?不是會義正嚴詞的教訓別人嗎?不是會堅信的想要守護最愛的人嗎?!」已經聽不見了......自己的聲音,因為早已被許久不見的情感淹沒,「我是不知道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

「之前那個只會沒頭沒腦傻笑、故作正義要當聖人的無能大少爺跑到哪裡去了啊──」

並不想、看見這樣的你。

沿著臉的輪廓滑落的液體滋潤了唇角......苦澀的味道。

列昂......你究竟、看見了什麼、又聽到了什麼......

 

在模糊的意識中,自己好像、又看見傷心的雷……

「拜託……不要哭……」想伸出手撫摸他的臉,可是沒辦法動彈。

為什麼,要哭……?

果然,是自己做錯了對吧?

『從這些自以為能夠守護家園的流民中,選出最強悍的人來保護高官,最後只留下弱者讓他們自生自滅......』

那些人曾說過的話,清晰的刻在腦海。

雷之前說的對……我、是個沒用的人。

……連自己被利用了也不知道、還妄想要保護別人嗎?

太天真了啊……

我本來、一直認為……只要能夠真心對待,就可以迎向好的結局。

可是、還是錯了嗎……?

「吶,我果然還是做錯了對吧?雷……」久未啟唇的嘴發出了顫慄的嗓音。

「是我做錯了……所以才讓雷傷心的對吧?」眼前的他,像個面無表情的人偶,只是機械式地說出早已錄音的言語,「我總是自以為是……總是認為可以保護最重要的人……但是一一」

「這世界是殘酷的對嗎?在這個事事不可能順心的世界裡,我還如此自不量力……很愚蠢是吧?」他笑著,帶著一絲嘲諷。

「……。」語畢,列昂又沉默了半晌,待他再次抬頭時……一句驚悚的話語血淋淋地刺穿雷的心臟。

「吶,雷。如果至今我所做的事都毫無意義的話一一那我是不是、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碰咚。心跳在剎那間漏了一拍。

你……

雷震懾的看著那一雙異色瞳,一藍一紫的光芒清澈的令人心慌。

咚咚。那份一直難以言喻的情感,似乎又更加強烈了些。

我......拜託......不要......改變.......零碎的字語飄蕩不定,在碎片的倒影中、彷彿能看見那隻十分渴望、卻無法抓住任何星辰的手──

已經疲倦、卻又不想失去的心情,是什麼感覺?

霍然緊抓著列昂的手腕,雷再度將他猛力扣向牆邊。

「不自量力.......呵、你還真是替自己找到一個十分不錯的形容詞啊......」雷的表情隱入陰影,恢復了從前的諷刺口吻,「說什麼沒意義的話.......你果然是個不折步扣的大笨蛋──」隨著語氣一轉,本是扣住手腕的手瞬間抓住了衣領。

「不是很白目來跟我這個沒父母的野種打招呼了嗎?不是不怕被我殺掉還一直糾纏我嗎?不是明明是個平民、卻為了保護重要的人獨自來到了流民街嘛?不是在我即將被羅萊殺掉時就了我一命嗎?不是說一定、一定要跟我做朋友的嘛?!你連這一件最自不量力的話都還沒達成、憑什麼不負責任的就認定自己該消失!憑什麼.......說這一切都沒有存在的意義!我可不認為你有什麼資格來判定這些事到底有沒有意義啊!!」聲音.......已經開始哽咽了。

「你這個、沒腦子的傢伙.......」抓著衣領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鬆,到頭來甚至無力地將腦袋靠在列昂的胸前,「憑什麼、突然冒出來地影響他人......然後又擅自作主地否定一切.......」

「雷……」被重量壓制住的列昂愣了愣,俯首呆望著依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影,一絲茫然中、同時閃過一線錯愕。

第一次、看到這般脆弱的雷……。

跟先前不同,是在冷漠面具下……另一個模樣的雷。

就好像、只要輕輕一碰觸,便會化為幻影似的。

微微皺了眉頭,他一點也不想看到這樣的雷。

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讓雷不安是嗎?

那麼、那份困惑,是否應該將它暫時埋葬?

只要不說,雷就不會擔心;只要不表達,雷就不會流淚……那、就埋葬吧。

 從第一次看見那個孤獨的背影時,就已經約定好了……。

牽著母親溫暖的手,紮著小馬尾的黑髮男孩幸福地笑著。

但在經過一個轉角時,一抹黑影吸引男孩的目光。

那抹哀傷的翡色、以及飄揚的薔薇色髮絲……

記憶中,與那個瘦小又孤寂的身影擦肩而過。

 我,想保護他,不論是過去的男孩亦或是現在的雷。

「雷,對不起……」稍微麻掉的手臂動了動,輕輕將手放上雷的雙肩,使得後者忽然一顫。

列昂見狀,也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啟唇道:「對不起……我果然還是不怎麼成熟呢……」

「想法那麼消極,讓雷擔心了吧?」

「誰擔心了啊混帳……」悶悶的聲音從懷中傳出,停頓了一下,不確定的語氣諾諾地飄進耳裡。

「你……終於恢復原狀了嗎?」

噗嗤。

「什麼恢復原狀啊?我一直都是這樣呀。」那個聲音是笑著的。

……。

下一秒,雷無預警地抬起了頭,險些撞到列昂的下巴。「你騙我?」

「我沒有騙雷啊,剛才是真的消極了一下,不過現在沒事了。」他微微笑了聲,「所以不要再哭了好嗎,雷?」此話才剛落,便換來一眼怒瞪。

「列昂·葛里克斯特一一!」本來窩在懷裡哭泣的小貓,一轉眼變成了惹不起的兇猛獅子。

「給我去死吧你這個大渾蛋!!」

在打罵之間,列昂只能不斷笑笑地跟雷賠罪。

但隱約之際,那笑顏上浮現一絲黯淡。

『我、真的能夠……找到答案嗎?』

『……這個世界,已經開始有了改變。』

需要,更進一步的調查才行……

緊接著在競技賽之後的,是CLO一年一度的聖年祭。

平日杳然死寂的流民街今夜充斥著熱鬧的攤販。

兩個矮小的身影遠離繁雜的人群,待在流民街外的小山丘上。

列昂盤坐在樹下,閉著雙眸,沉醉於晚風的輕撫,一切好似靜止不動。

但是……

「憑你現在爛得可以的身手,會爬得上來才稀奇。」幽幽的吐嘈聲從樹上丟下,使得不知何時來到樹幹旁的少年為之一愣。

「啊啊啊……又被發現了。」列昂吐吐舌,停住了準備爬樹的姿勢跌坐在地,仰首盯著滿天的星辰,「我只是想跟雷一起看一樣的風景啊……」

「上面的景色,一定……很漂亮吧。我也想看啊一一」舒展筋骨地往後一躺,視線的正上方,出現了某個熟悉的面容,「啊,雷你終於下來了呀……咦?雷你抓著我的手做什麼……」

在某人還未反應過來時,一陣天旋地轉的騰空感接踵而來。

「嗚哇一一!」回神過後,列昂才發現自己已身處在滿是樹叢的地方,「欸,這裡是……?呃啊一一!」本想支撐卻猛然失去重心的手連帶感受到下拉的力道。

「別動,小心摔死哦。」沉穩的聲音飄入耳中,只覺上方多了一股力量將他拉起,「你果然是個沒用的大少爺。」映入眼簾的,是正瞭望遠方的雷。

「咦?雷?這麼說,這裡是……」

「不是說想一起看一樣的風景嗎?」喃喃地罵了聲白痴後,雷撥開擋住視線的樹叢,「看吧,這就是我所看到的世界。」

清除障礙之後,那是一片無際的墨夜、伴隨著點點辰光的陪襯,即使是下方再多的人工燈火也無法媲美的……徹底的黑,主宰了一切,但唯獨那遙遠的星光,不滅。

這就是……雷所看到的世界嗎?

「總覺得……那些星星、跟雷好像呢……」明明身處在黑暗中,卻不受任何影響,仍然高傲的散發著光輝。

「我?我應該更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暗吧。」

「欸嘿嘿嘿……是嗎?」列昂對著夜空笑了笑,接著又認真的說道:「可是,在我眼中的雷,就跟星星一樣唷!」

「欸,雷。跟我做朋友吧,就像你說的,在還沒跟你做朋友以前,我是不會離開的哦。」

會一直糾纏你的。

星空下,只知道那時的雷是笑著的……但不同於過往,是發自於真心的笑。

雷……就像是夜魅中不曾被侵蝕的星光,對我來說……一直、都是。

是我……無法碰觸的光芒,只能在旁默默地守護著。

一一而我、只不過是個隨時都會被黑暗吞食的燈光。

 

寧靜的夜,誰仍未眠?

凝視著手中調查的資料,深沉的眼眸思慮著。

「這就是……答案嗎?」跟預料之中相差不遠。

「這世界……已經不再按依照我們所熟識的規則運轉了啊……」低垂的目光落在手中,藍調的銀光曜然於瞳眸。

我……該怎麼做?

一旦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就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撕碎的白皮在爐火中燃燒,燎燎星火在寒冷的夜中熄滅,不留下任何存在過的痕跡。

******

 初的悄悄話:

在連假最後的最後,初終於難得按照進度的把第八章了結啦!!

前幾天雖然也有出去玩,但在家的時間大多是和該死的小白(咱們可恨的數學題本之別稱)搏鬥.......

畢竟下禮拜過後就是期末考惹!(驚嚇

該準備一下拖某妍去圖書館K書了(某妍:死命抵抗#

再回過頭來談一下劇情好了,這一章的部分劇情被初改了不少的說OuO

為了加強中間雷和烈昂許久不見的吵架戲碼(?)恩......正確來說是單方面被罵才對#

反正呀.....重點是咱們家的小列昂正式步入『會思考』的成熟期囉!!(並不是!

不過真正的黑化分子可能要留到下一章才會隆重登場喔!!!(握拳

請大家期待吧(?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