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朋友

 

「朋友是什麼?足以讓我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存活嗎?」

 

 來了,夜幕降臨了。我輕靠在窗邊,冷漠的瞳,被日落的最後一刻掙扎閃得刺眼,此時此刻,我卻笑了,笑著餘暉墜落前的愚蠢、笑著闇色即將前來的喜悅,我緩緩闔上了雙眸,啊,夜,也在我心中蔓延──

一名少年正靠在窗台上養精蓄銳,雖然看不見他眼中的情緒,卻能清楚察覺到,他的嘴角微微上揚著。

喜歡這般的夜晚,喜歡如此的寧靜,但......

討厭,這樣孤獨一人。

雷轉身落入床褥的懷抱,單手壓在腦後,另一隻手則是伸向空中動了動,像是渴望抓住什麼似的。靜靜地凝視著手背一陣子,他笑了一聲便又緩緩放下。

真是的,我還在渴求什麼?他暗自嘲諷自己的愚昧,側身躺在床上的背影卻顯得孤寂。

喀啦。類似鑰匙滑入鎖孔的聲音。本來在休憩的身子微微一動,下一秒,雷跳了起來,單腳跪在床上,翡影中幽幽閃著戒光。

喀嚓。這次是門鎖被打開的聲音。兩指之間不知何時夾了一片刀刃,虎視眈眈地打算襲擊即將闖入的不速之客。

但就在剎那間,雷的表情瞬間刷白,影子一閃便不見了蹤影。

因為他聽見了不該聽到的聲音。

「雷~你在嗎?咦?人呢?」在門扉後現身的,是一頭烏溜黑髮的少年。當他的身影步入寢室之時,躲在某個地方的人影也隨之怔了一下。「奇怪了......宿舍的管理員明明告訴我他在啊......」藍藍的眼睛耀了耀,四處在房裡的每一處打量著,但視線卻在半啟的窗口停了下來。

......雷?

可惡,為什麼那傢伙會來啊?正躲在某處的雷暗暗咒罵著,卻沒料上頭漸漸淡出一抹陰影......

「咦?」

「雷......」

「唔哇!」突然其來的呼喚令雷嚇了一跳,差點因不穩而墜落,但比起這個,他更驚訝某件事,「你、為什麼知道我會在這裡?」錯愕的緋綠向上仰視著那嬌小的身影。

列昂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微微苦笑著:「雷...你就算再怎麼不想見到我,也別吊在窗外啊.....很危險的......」的確,現在的雷,正單手吊在窗台外的邊緣上,在柔柔月光的襯托下,此刻的景緻簡直就像王子不顧生命危險、冒死垂吊窗台也想見公主一面的童話般,十分唯美。但對於當事人來說,卻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

「啪搭。」月下的黑影猛然一躍,雙腳在半空中畫弧後完美落地,黑色的影搖搖起身,臨視而下的,是一抹不屑的深綠。雷瞥了站一旁看得發愣的列昂,本來緊繃的臉瞬間洩氣的問道:「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他看見列昂的手中正閃著熟悉的光芒、以及他身旁的行李,心裡大概有個底,但除非聽到他親口說出,否則自己也不想輕易認清這個事實。

「喔,對。」雷的詢問一棒打醒了還在陶醉剛才那副景象的列昂,他匆匆抽出一隻手,像是要示好,「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室友了,請多多指教囉~雷。」說完,又是一抹燦笑。

果然......

雷失落地跌坐至床上,滿是哀怨的眼神如冷箭般不斷刺向他,「你不是跟你的母親大人在平民區住得好好的嗎?幹嘛特地跑來流民街自我墮落啊?」話說至此,所有的不滿以及怨氣便化成黑紫色的邪氣,層層圍繞在雷的身旁。

所謂的平民區,便是在「世禍」後,仍住在自己原有住宅的住民,人稱平民。至於那些因「世禍」影響,導致無家可歸的人民,則為流民。然而CLO為流民建造的收留宿舍林立的街道,便稱為流民街。

(*註:上城發布聲告後,造成了各種災厄,因此下城居民將之稱為「世禍」)

「啊,那是因為母親大人說既然都來學習了,就一起訓練自己獨立,所以就幫我辦遷入手續了。」列昂歪頭笑了笑,此舉卻讓雷周遭的業火燃燒地更加猖獗。

「恩......雷,你好像快燒起來了欸......」

......算了!!

在列昂尚未搞清楚狀況,一個不明物體便撲上他的臉,伸手抓下來一看,是一條毛巾,裡頭還包著像是某某軟膏的藥品,難怪剛剛打到這麼痛!列昂不明所以地望向雷,但還沒開口便傳來一聲斥喝:「看什麼看?還不趕快去洗澡!全身血污髒死了!」被一頭紅豔遮住的眼看不到任何表情,唯獨看見他的唇辦抿了抿,又吞吞吐吐的說了幾句,「那、那個藥膏是擦傷口用的,記得不要白目去沖冷水!會失去藥效的......」緩緩抬起的臉龐有點紅暈,視線才剛與之相交,便又立馬撇過頭說道:「我、我只是不想,某個白癡把我的浴室弄髒罷了,不准給我往自己臉上貼金!」語畢,他的頭似乎又低得更低了。

「......」整個寢室裡安靜了一陣子,就連空氣也彷彿靜止在這一刻。「那個......」某個黑暗中的唇動了動,使得另一個人也不自覺怔了一下。

「雷這是在.......關心我嗎?」月光從窗口斜映進來,正巧停在某個笑容上,使之更加燦爛。

「你......」

「少、少在那邊給我廢話!給我趕快去洗澡!!」來自丹田的怒哄震撼了整個流民宿舍。紅暈的臉龐在此刻暴怒,一朵朵緋紅在此猖狂綻放著。

「唉唉,雷那麼生氣幹嘛?關心別人是好事啊......」列昂笑笑的安慰著,不料霍然一陣冷光朝他身旁掠過,側臉一望,一片刀刃不知何時停在牆壁上,刀口刺入的地方還帶有嚴重龜裂。

「咕嚕。」差點變成那面可憐牆壁的列昂嚥了口口水,僵硬地回過頭,只見血紅的劉海遮住一半臉、另一隻翠眼仍殺氣騰騰地朝他直逼而來,在猙獰的臉,兩指間夾了個跟牆上一模一樣的利刃。「雷.....」

「你信不信你再多講一句話,我立馬讓你見不到明日的晨光。」冷冷的威脅重重打擊列昂脆弱的小心臟,為了避免再也看不到母親大人,列昂點頭如搗蒜,毫不猶豫地直奔浴室。

「喀答。」關上了浴室門,氣喘吁吁的身子靠在門邊,心臟激烈的跳動著。

「哈...哈...」他不斷喘著氣,但嘴角卻逐漸揚起一抹淺淺的笑。

這應該就代表......雷已經接受我了吧?

列昂閉眸仰頭,微微發紅的臉上漾起滿足的笑顏。

真是......太好了。

 

就在浴室那傳來沖水聲時,一個身影無力地躺上床,成大字形凝視著天花板。

......。

我剛剛...到底在幹嘛啊?

一句疑問從腦海浮出、伴隨著無數個問號。

雷煩躁地抓了抓紅髮,一個翻身將自己埋進枕頭。

......真的,煩死人了!

 

******

再一次聽見開門聲,已經是一小時之後的事。

濕漉漉的人兒從浴室走了出來,正巧與窗邊的黑影對視。

「你很慢。」冷冷的目光從碧綠中射出,垂下的嘴角傾訴著一絲不耐。

「啊,抱歉......」他帶有歉意地笑了笑,「因為光是敷藥就花了不少時間......」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髮梢上的水珠不時滑落在地。

聽了他的回答後,雷並沒有多說什麼,便回頭看像原來的地方,靜靜凝視著。

「雷喜歡看月亮嗎?」發現到翡影注視的方向,列昂隨意找個地方坐下後,也跟著朝那窗外的皎月望去。「我也很喜歡呢,在平民區的時候我都會跟母親大人一起看月亮喔。」他邊說邊懷念著,藍色的眼睛映著月陶醉。

「只是無聊看看罷了。」雷瞥了坐在一旁的人影一眼,淡淡地說道。

只是......很無聊。只不過是碰巧覺得像這樣盯著夜空中的大圓盤直視,可以多少免除一些無趣,沒有特別喜歡、也沒有特別的涵義...

真的沒有嗎?一個聲音突然衝出來問,在列昂說他常與家人看月亮的時候。

不,完全沒有。雷在心裡甩甩頭,立馬否定。

「雷,你知道月亮還有一個特別的功能嗎?」圓圓大眼轉了過來,帶有些許神祕地笑著。

「什麼功能?」雷將思緒拉回現實,狐疑地望著列昂。而後者則是噗嗤的笑一聲,接著用一種十分懷念的口吻說道:「母親大人曾說過,不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多遙遠,覺得孤獨時,只要抬頭看著那明月,寂寞便會散去不少呢!因為啊......雖然我們身處在不同的地方,但我們所看見的月亮卻是同一個,就會覺得彼此的距離好像又拉近了,所以,就不會寂寞囉~」列昂低聲的說,「雷你覺得呢?」他一如往常的笑著,卻不知為何比平常多了一份莫名的......?

「那麼...你現在在思念著誰?」突如其來的問句驚愕了列昂,只見他慌亂得抬起頭,看見的是雷一臉認真的表情。「你在思念誰?」雷又問了一次,低沉的嗓音彷彿會吸人似的,令人慌張卻又無法避開。

「我.....」情急之下,本來開朗的聲音變得有點口吃,「當、當然是母親大人啊....」他扯出一抹十分勉強的微笑。

「還有呢?」深邃的綠眼直視著,使人心慌,「還、有什麼?雷也知道我只有母親大人可以思念啦.......」

「那你的父親呢?」此話一出,藍色的水簾起了一波漣漪。「父、父親?」他嚥了一口口水,眼神變得黯淡,「為什麼這麼問......?」

雷沒有立刻答話,靜靜的看了他一陣子後,沉默的唇才又重新開口,「因為你....從你的眼神中看得出來,有另外一個人的身影。」他這麼說,思索得頂著下巴,「那個身影不是女人,是男人,但卻很模糊。我猜想,你平常都沒提過有關你父親的事,所以那個人,可能就是他吧──你現在所思念的另一個人。」做完推理後,雷放鬆的躺上床鋪,雙手枕在腦後,「嘛,只是亂猜,反正我也不想插手管別人的家務事。」說完,他便側身不搭理正處發呆狀態的列昂。

......。坐在另一個床鋪上的人兒對著雷的背影發愣了好一陣子,突然,一陣嗤笑引起雷的注意,使他回過頭來,「怎麼?撞壞腦子不成?」

只見身後的那個人早已退去方才一身心慌,看著他又是平時的傻笑模式,「雷果然很厲害呢!什麼事都逃不過你的眼睛。」列昂從盤坐的姿勢換成兩腳掛在床的邊緣盪來盪去,「我剛剛啊,的確在想念父親沒錯呢.....」他微微笑著,像是感慨,「父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所以我根本沒有他的印象。只是常聽母親大人說,父親人很好、又很顧家,是個好父親呢!也因為這樣,看到月亮時,我也會不知不覺想到父親,總覺得這樣做,好像就會跟父親更親近一點。」緩緩伸出手,月光從指縫間穿梭落進眼裡,整副景象變得十分唯美,「不過啊.....對我而言,現在母親大人是最重要的喔,還有.....」但卻在此時,某一處傳來了咳嗽聲,定神一看,雷已經起身坐著,朝他丟去兩顆白眼。

「不好意思打斷你的感傷,不過時間已經很晚了,可不可以讓我先去洗澡啊?要講古等一下再說。」經雷這麼一提醒,他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快要半夜了,「啊,當然、當然可以!對不起喔,雷,讓你委屈聽了那麼多,拖延你的洗澡時間......」列昂抱歉地低了頭,抿著唇貌似還有什麼話想說,卻因為歉意而掩住了口。

隱約瞥到這幅景象的雷並沒有多問,就抓起了換洗衣物朝浴室走去。但就在即將踏入之際,一個聲音從背後幽幽傳來。

那聲音像是接著剛才沒說完的話說道:「因為這樣,我從小就沒交過什麼朋友,所以,雷.....」本來被黑髮蓋住的臉抬起頭,露出了渴求的黑瞳,「雷,可以跟我做朋友嗎?」

那眼神中閃著殷殷期盼。

「為什麼突然提到這個?」聽聞,雷皺了眉頭,帶有一絲不悅。

「沒、沒有...我只是想體會看看有朋友的滋味.....就只有這樣而已!」對,只有這樣。我想要有朋友,想要體會和朋友一起度過的時光、想和其他小孩一樣......

「是嗎?」雷挑了眉,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那麼,我問你.....」

「朋友,是什麼?」

朋友.....是什麼?

朋友啊......是──

「朋友就是可以一起聊天、玩樂,然後遇到什麼事都會一起分擔,恩....反正就是很好很好的存在啊!」列昂笑著回答,殊不知某人的表情已漸漸產生異樣的變化。

「那麼所謂的朋友,足以讓我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存活嗎?」

一愣。恍惚的神情從列昂的眼裡擴散,看向說出此話的人,使他再度一怔──本來清澈的綠瞬間失去了光彩,留下來的,只有深不見底的墨綠。

「雷.....?」

「列昂,還記得我方才跟你說過的話嗎?」黑洞般的眼神直視著他,像是被狩獵者緊盯住獵物的眼神。

『你把我當朋友,對吧?只可惜啊.....就是因為這種想法才害了你。』

『因為你把什麼人都看得很重要,重要到甚至不想傷害他們,所以在剛剛,我要你殺了我的時候,你猶豫了,就因為你的猶豫,才會使別人有機可趁。』

『人呀,總是把重視的心擺在他人身上,才會因此輕忽了自己的性命啊......這樣又能怪誰呢?』

是啊,他都記得,雷說過的話,他都一一清晰的烙印在腦海中,只不過.....這兩者間有什麼關係嗎?

「給我仔仔細細聽好了,列昂。」站在浴室前的身影慢慢朝他走來,「朋友這種東西是一種感情、但也是一種束縛,就跟我之前說得一樣,如果有人在你心中占有很重要的位子,那麼你註定是個輸家,因為你會為了他去拚命、去守護,最後導致自取滅亡。」話說至此,雷冷笑一聲,「所以我不需要朋友,只要能夠在這世界存活,那便足夠。而你,既然都有一個名為親情的束縛了,那為何還非得要往自己套上名為朋友的枷鎖呢?我說你,會不會太愚蠢了點?」他諷刺著,言語變成極寒的冰刺射穿列昂,後者則是不發一語。雷見狀,滿意地勾起嘴角後便重新往浴室走去,只是在離開的剎那,手腕卻被人緊緊握住,雖然對他來說不算用力,但對於施力者而言,彷彿已經是他的最大極限,抓著他的手正在顫抖著。

冷冷的往後一撇,列昂正用一股生氣的眼神瞪著他,正確來說,是有點孩子氣的那種。

 「喂,你......」

「才不愚蠢呢!」他突然大喊一聲,那湛藍仍是炯炯有神。「雷才是最愚蠢的!」他氣呼呼地鼓著嘴,真的生氣了,氣雷的諷刺、氣雷的想法、氣雷的所有一切,雖然雷的所作所為都令人生氣,但、但.....為什麼就不能對自己好一點?

 「雷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但就算什麼都不了解、不清楚,卻也不願意試圖去體會、去嘗試,只是一味顧著自己的片面之詞......」他咽了一口口水,然後又繼續說道:「什麼都不懂得是雷才對!你總是對我說那樣不對、這樣不對,但你有沒有想過?其實從一開始錯的就是你!你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面,就自以為是地認為這就是全部,如果有和你理解不同的人事物,就把他們一律排除在外!」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封閉自我?為什麼要如此對待自己?雷,在你身上究竟曾發生過什麼事?我明明離你很近,但我卻一點都不瞭解你,真的,不懂。如同霧裡的一朵玫瑰,想看,不清晰;想觸碰,卻又被無情刺傷。

為什麼?要將所有人都拒於千里之外?

迫切想在那深沉的綠眸尋求一絲答案,但是所看到的,只有無懈可擊的防備。

為什麼,就是不能做朋友?

「呵。」彼端傳來一聲冷笑。

想知道,為什麼嗎?雷用一種冰冷的眼神望著他,帶著一絲嘲諷。

恩,想知道。列昂渴求的神情回應他,剎那,雷的表情瞬間轉為陰沉。

「所以我才說你很愚蠢。」他一把輕鬆甩開手腕的束縛,然後反抓住列昂的手腕,將他壓制在牆上。

「想知道答案的話,就給我自己去找!不要總是想讓他人來告訴你。」

討厭那種眼神、厭惡那般朝人渴求的心態。

腦袋裡閃過很多畫面,幾乎全是那些不堪入目的乞求之人。然而在那之中,也逐漸浮出一句話,來自那個人的聲音。

──總是依賴別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想活下去,就變強吧,然後,為自己而活

雷呆愣了一下,隨之又恢復原來的嚴肅,咬著牙,手上的力道又施加幾分。

「你方才說,我什麼都不懂,對吧?」

「唔......」列昂眉頭緊蹙,藍眸中清晰映著微怒的顏。

「好,就算我真如同你所說、什麼都不懂的話,那,跟我一樣的你,又有什麼資格來批評我?」他的嘴角揚起一抹笑。

「什麼.....意思?」列昂愕然,不自覺一陣發涼。

「你不是說了,因為你很在乎你母親,在乎到沒心思去搭理旁人,所以沒什麼朋友......」雷格格地詭笑,又繼續接口,「沒什麼朋友.....其實是根本沒教過朋友吧?」他挑眉,甚至感覺得到手心握著的顫抖。

綠眸直視著被壓在牆上、頓失血色的列昂,無情的血液,在胸口蠢蠢欲動。

「一樣沒教過朋友、什麼也不知道的你,就不要裝做好像什麼都經歷過的人一樣來評判我。」放開手,雷轉身走向浴室。然而,正當打開浴室門、準備要進去時,後頭又傳來微弱的聲音。

「至少我有試著去嘗試.....。」

「你說什麼?」旋起門把的手停止了動作,雙眼微瞇著散發出危險的味道。

「我是說,」背離開了牆面,朝自己緩緩走來,且速度越來越快,快到令人下意識想往後退一步,但雷沒有,他仍是一臉平靜地望著他,甚至連眨眼都沒有。然,移動的人影就在離他不到十公分之處停了下來,抬頭,那抹藍影閃過一絲堅毅。「但至少我有學著去嘗試!而雷,只會一味逃避!」他憤怒得咬著唇,紅潤的唇瓣上留下深刻的齒痕。

「雷是個膽小鬼!什麼都不願意去嘗試,就只會冷漠無情地將人打發,這算什麼啊!難道雷你就不曾擁有過感情嗎?因為你是孤兒?!」也許,一時的怒意,可能真的會讓人失去理智。而列昂,就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也徹底發覺自己的失言。「雷...我、我不是.....」驚慌的看著雷,沒有任何反應,因為火紅的紅髮遮住了視線。

言已出,一切都太晚了。

「那還真是對不起齁.....」再次抬頭,只看見更加冰冷、更加冷漠的他,「對,我就是沒有感情,又很冷血,你想怎樣?喔~當然,你也可以跟其他人一樣,叫我野狗、叫我雜種也沒關係啊,因為我是孤兒嘛~」他笑著,卻沒有任何情感。

「這樣,你滿意了嗎?偉大的列昂閣下。」最後一句話落下,雷關上了浴室門,碰一聲,好想也把什麼東西同時撞碎了。

好冷,這種感覺,好痛,傷心,伴著痛潺潺流出。

緊緊抓著胸口的衣領,好難受。身子靠著浴室門,慢慢滑落在地。有東西墜落了,好鹹,某種液體滋潤了嘴角,卻無法滋潤心靈。

將頭埋在手中,用力咬著唇,乾裂的唇流出淡淡鮮紅,像是在補償什麼,不斷從傷口處溢出。

雷.....

「對不起、對不起......」

*****

門的另一端,水滴打落在地板上,發出吵雜的聲音。

雙手伸了出來,掌心朝上,靜靜感受那水珠重力落下的觸感。

啊......

他嘆了一口氣,不語,只是凝視著。

朋友......是嗎?

腦海中潺潺流出許多畫面,不是剛才發生的事,而是很久很久以前,與那個人的記憶。

不願忘的人,但每回想起又是百般痛苦。

「唉.....」

已經決定要忘了,不是嗎?

感情什麼的.....也不願再去嘗試了......

那只會,讓自己傷得更加嚴重罷了。

闔上眼,頭緩緩靠近水源。水,順著髮梢往下流,帶走了污穢,同時,也帶走了某樣東西.....

******

初的悄悄話:

第三章就這麼莫名其妙的結束哩~

總覺得在打小說的時候都過得好快喔,不知不覺兩個禮拜咻一下就變成過去式了((啊啊啊

再過三個禮拜就是大會考了,心情頗緊張的((謎:看不出來=  =

所以,接下來會一直考試、考試、再考試(喔喔喔!!不~~orz

也因此,第四章可能會晚一點喔((謎:你平時已經夠晚了!!

就是這樣,多多包涵囉~XD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