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特訓

 

『如果對象是雷,也一樣要毫不留情嗎?』

 

一幢古典式的建築矗立在克里特下城的中央,與周遭低矮住戶相較之下的突兀,象徵著此地人民獨立自強的決心。

現今,是亂世的時代。

為了生存,下城的人們在這裡彼此扶持;為了長住,他們必須培育出更為強大的菁英。

──帕德森學院,位於中央建築右方、專門培育菁英的地方。

 

「雷‧霍恩‧伊薩格,你遲到了。」冷冷的言語從講台那方傳出,銳利的寒光直視著才剛從門口晃進的身影。

這堂是格鬥學,由賴特老師教學──被所有師生一致認為最嚴格的老師。

「嘖。」紅髮少年咂咂舌,敷衍地對講台投射一眼睥睨後,便習慣性的往自己的專屬位子走去。

是的,本該是屬於他的「專屬位子」,但不知道何時,旁邊本來空蕩的椅子上,多了一個人影──而且還是那個他最不想見到的人。

「啊,你好慢喔,我等很久了欸,我還以為你又跑回去睡覺了......」

清秀的臉上掛著一抹笑,黑色馬尾在光的沐浴下俏皮地閃著光芒。

......。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雷無力的吐出怨言,翠瞳中滿是敵意以及些許不解。

他剛剛.....的確是在我後面沒錯吧?那為什麼......?

這個人,不可小覷。

面色凝重地重新抬頭望向他,才剛與之相交,一陣灼熱視線卻馬上讓雷豎起寒毛。

 

「咦咦?我剛剛沒告訴你我跟你同班嗎?」語畢,少年像是恍然大悟地對雷投向『原來如此』的神情,此舉又讓又讓他深感一陣惡寒。

「那你為什麼又會坐在這裡?!」這次他提高了音量,藉此宣洩他心中即將爆發的不滿。

「恩......」少年聽到雷的質問後,笑容停頓了一下,接著神情轉為擔憂的巡視了四周,最後當目光落回雷身上,他用一種無辜、又淚光閃閃的眼神看著雷。

「我....其他位子都已經坐滿了,沒位子,就只剩這裡......」

「......」

該死的同班!該死的沒坐位!!

「好了!通通安靜!伊薩格。你已經遲到很久了,現在給我趕快回到位子上坐好!」如雷鳴的斥責從教室的最前端傳來,一字不漏再加上原音量放大好幾倍的音量竄進耳際,使得雷一陣難受,只好帶著頗不甘願的心情緩緩移動沉重的腳步。

當如拖著鉛錘枷鎖的步伐終於到達木製的桌椅前,雷便用仿若風一般的速度,坐下、丟書本、然後.....趴下睡覺,全程沒有幾個人能夠清楚看見其過程,甚至無人察覺,除了坐在他旁邊的人以外。

「吶,你怎麼突然趴下了?不舒服嗎?要不要......」

「不准吵我、也不准叫我起來,只要想到一睜開眼就會看到你,我就全身不舒服!」悶悶的聲音從埋進手臂的腦袋傳出,口氣中抱怨的成分充斥著整個言語。

「喔.....」聽見雷下的戒令,少年像是垂尾的小狗收回方才想搖醒他的手,悻悻然地回頭專心聽課。

......此刻彷彿時間也凍止,沒有任何聲音,安靜得如止水,除了賴德那個偶爾激起漣漪的石子外,其餘的一切都好寧靜,雷喜歡這般的寂靜。

只不過.....此時的感受只是片刻。

「欸,你叫雷‧霍恩‧伊薩格對吧?我叫列昂‧葛理克斯特,你可以直接叫我列昂,恩.....我可以叫你雷嗎?」

期盼的語調不斷衝擊著正在享受休憩的耳膜,埋在黑暗中的眉微微一皺,不悅的悶響再度傳出。

「不准這樣叫我,我跟你沒那麼熟,煩‧人‧精。給我乖乖閉上嘴巴上課!」

「可是你自己不也沒在上課嘛.....」嘟嘴....少年應該是嘟著嘴說出這句話的,言語間有咕噥的聲音。

煩死了!

「投技,指破壞對手站立平衡使其倒地甚至撞擊地面受到傷害的武術。」

「恩,什麼?」

「課程內容啦!」

「咦?」少年聽聞後,隨即一愣,下意識低頭看著課本內容,接著又抬頭仔細聆聽老師正在講解的內容──現在正上到有關投技的部分。

「這.....」身旁的人停止了言語,應該是處於驚愣狀態吧?雷突然很慶幸他終於肯閉嘴了。

「好、好厲害喔!」一陣高分貝的驚呼引起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正趴著補眠的雷也突然滑了一下。

什......?!

「雷!你好強喔!」少年興奮的臉衝入眼簾,這次不是聽覺,而是真真實實的視覺──少年把他壓在腦袋下的手拉了出來,有紅印的雙手被緊握著,「雷,你怎麼辦到的?你明明『沒在上課』、一邊『分心跟我聊天』、又一邊『睡覺』,怎麼還知道老師在上什麼?好強喔~」少年的藍眸中還不時閃著崇拜的光芒。

「喂...給我放手啊.....」無語看著已經陷入自我世界、激動甩著他的手的某人,雷只能一再嘆氣、再嘆氣,斜眼觀察賴德的表情變化,啊啊啊...好像別人欠他三十幾億克里似的,看來以後不可能在這堂課上公然睡覺了......

再回頭望向仍在自我陶醉的人,本來只是印著紅印的手,現在卻整個紅掉了,被甩紅的.....

眼看聚集過來的目光越來越多,雷的容忍限度也已達到高標,逐漸發紅的臉怒瞪著少年,忍無可忍地朝他怒吼著,「喂!你鬧夠了沒啊?再不放手小心我殺了你!!」雷在想,如果下一秒他若還不打算放手,他就準備要砍下他的手送給他最敬愛甚至到有點過度迷戀的母親大人了。

很可惜,沒機會...

被雷怒吼過的少年立馬回過了神,定神一看四周注視的眼光,當下紅暈染遍全身,收回來的手甚至不知道要往哪裡擺。賴德見他終於注意到周遭的存在,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一臉冷冰地回身走上講台,打算繼續講課,其餘同學見狀,也像是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回頭裝認真,整個教室陷入一片尷尬的寧靜。

「......」

可惡啊...都是這個煩人精害的!

雷滿臉通紅地怒瞪著身旁的少年。他低著頭,注意到雷不善的目光後,頭似乎更低了,還不時回給他滿是歉意、淚水汪汪的眼神。

「你....!」都是你的錯還敢哭!正當雷想繼續對他破口大罵時,賴德的聲音突然從中攔截了他。

「這次我們課程有一個特殊課程,是一對一的格鬥教學,每班都要有一組參加,選出最適合的組別,然後一個月後成果驗收。既然列昂‧葛里克斯特和雷‧霍恩‧伊薩格上課表現如此的『活躍』,那麼......」

賴德話說到一半,便轉頭看向最角落的那兩個位子,冷冷的寒光變得更加速凍結,半啟的唇,宣布著如命運般的指示....

「我們班的特殊課程.....就由你們兩個來參加吧。」

「什麼?」賴德所說的每一字,像是閃雷般急速穿透雷的身體,腦子麻麻痛痛的、一片混亂。

「就是這樣,你們好好加油吧。」說完,下課鐘聲正好想起,賴德步出了教室,宣佈著克難命運的開端......

「雷,好棒喔!我跟你被派得指定課程耶~這樣我就可以多多認識你了欸......」仍天真無邪的笑映入分不出情緒的幽綠色瞳孔中,「嗤」一聲的笑從雷口中傳出,意味不清,只不過,少年身子突然一挫,背後莫名發涼,本是純真的笑瞬間僵硬。

那是即使頭腦再怎麼單純的人都可以感覺到的,暴風雨前的寧靜。

「列昂‧葛里克斯特......」

「是......」

「你準備好...要下地獄了嗎?」當雷再次抬起頭,翡影中閃過一絲邪惡。

******

位於帕德森學院的後方,有一塊專門練習格鬥的空地。

平時杳然的空地,此刻卻傳來遍遍哀號。

「啊啊啊....痛痛痛呀....」一名少年吃痛地蜷曲著身倒在地上,扭曲的臉、以及緊抱著腹部的雙手,一個也不漏的落在一抹冰冷之中。

「切,這樣就不行了嗎?果然是沒經歷世事的大少爺,還真是弱不禁風呀。」居高臨下的視野,雷冷漠地注視著方才被他打趴在地上的少年,心裡既是不屑又是無奈。

為什麼我非得要幫這個煩人精鍛鍊身體不可啊?

在抱怨的同時,腦中突然閃過一個思緒,他若有所思的低著頭。

賴德那個老頭......應該沒有說教學的時間限制吧?既然如此......

「好了,今天的教學就到此結束。趕快滾回去給你的母親大人療療傷吧。」

雷又順腳踹了一下才剛要爬起的少年,後者則是哀嚎一聲飛撲在地。

「咦?什麼?」少年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臉近距離衝進慵懶的碧瞳,「不是才過十分鐘嘛......」

「嘖。」雷不滿的砸砸舌,「十分鐘就夠了啦!而且我累了,想睡。」他打了個哈欠,視線開始模糊。

「可是.....你根本沒教我什麼啊,這十分鐘內都只是我單方面被打而已.......」

「呵呵,被打也不錯啊。」雷諷刺地笑著,「耐打,也是一個專長呢。」

「什麼話啊......這樣我──!」抱怨的字句還未完全落下,一絲令人抽氣的詭譎劃破空氣。此刻少年忽覺一陣天旋地轉,還未理清頭緒,藍色水影中映著的小人兒霍然放大了影,以俯視的角度凝視著他。

等等?俯視?正覺得懷疑時,自己的後腦勺便傳來微微搔癢,這感覺......是躺在草地上被小草搔弄的滋味!自己不知何時被壓在草地上!少年訝異地仰視著雷陰險的笑容,裸露的頸上襲上一抹寒意──那是唯獨刀鋒才有的感覺。「你......」

「我什麼?覺得吃驚嗎?」雷格格的笑,碧綠中卻找不到任何暖意,「知道如果我把小刀再往裡面一點抹,會發生什麼事嗎?」話語一落,頸上壓制的力道又施加了幾分。

會怎樣?不就是會在脖子上開個洞嗎?

「我的脖子上會被開洞,然後血不斷湧出。」對。就像妖豔的彼岸花一般,華麗地綻放在白皙的嫩土上。

聽了少年的回答,雷的嘴角似乎牽動了一下,微微的,卻帶著清楚可見的諷刺,「呦,真厲害。原來大少爺不笨呀,只不過擺錯重點了。」危險的瞳瞇成一線,傾訴著一絲狡詐,「要不要再想想看呢?」

想?還有什麼重點可想嗎?

少年此刻的眼神,只能說是疑惑再疑惑,迷茫糾結在眉上,讓雷頓時一陣不耐煩。

「唉,算了。我想像你這樣不經世事的人就算想破了頭,也一定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頸邊的壓力突然一鬆,偌大的影起了身向後一躍,只見雷痞痞的單手插腰站在草原上,離他有一段距離,「你說,你叫做列昂‧葛里克斯特對吧?」

「呃?恩.....」沒想到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少年撐起身拍拍塵埃,一片蔚藍直接的衝著他傻笑,「恩,你也可以直接叫......呃?!」友誼的親切還未完全表達完,一個不明物體便朝著自己的方向飛撲而來,下意識伸手接住,卻沒料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刺痛,低頭一探──一把約二十公分大小的匕首,正靜靜地平躺在被染紅的掌心上,這是.....?「雷?」不解的喚了投擲者,本以為他會嗤笑自己連什麼是匕首也不知道,但在視線的另一端,他看見一臉嚴肅的他。

遠處的他,直挺挺的佇立在彼方,手中,也握有一把利器,但卻比自己持得小了很多,然而幽綠的眸,彩上的是不同於先前的凝重。

......雷?

「列昂,你聽好了。」平穩的呼吸吐著鼻息,眼神是沒有一絲漣漪的平靜,「如果想從我身上學點什麼,那麼從現在起,我說什麼你都得照做,不准有任何一絲猶豫,記清楚了嗎?」帝王般凌人的氣勢直逼著列昂,使他為之一震,但為了不讓雷知道自己很膽怯,他故做鎮定的壓抑恐懼,「恩。我知道了。」

「哼,這樣才像樣嘛。」收到了他堅毅的回答,雷冷笑一聲,握住小刀的手檔在胸前,另一手放在背後,腳步向前挪了挪,擺出決鬥的姿態後,用冷漠的音調下令著:「列昂,殺了我。」

「咦?」藍色的清瞳眨眨了眼,一時來不及反應。

「咦什麼啊?」雷以為他沒聽清楚,便又再重複一次,「我說,殺了我,列昂。」此話一落,身子的溫度彷彿一瞬間被抽空,寒冷的空寂,原來如此令人恐懼。

殺了......雷?持住匕首的指在發抖「為什麼?」他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沒有為什麼,照做就是了。雷命令的口吻從心底響起。

可是.....雷──

「列昂──!」高聲的呼喊,將他換回了現實,眼睜睜的殘酷。

「唰──」一陣疾風劃過耳旁,伴隨著耳語。

『列昂,你猶豫了。』雷?

「碰!」還未理清頭緒,腳邊便傳來物體與物體碰撞的聲響,以及冷冷的刺痛。

「嘶──」再次感覺到疼痛時,他察覺自己正跪在地上,膝蓋潺潺流出濃稠的液體,震懾,在胸口莫名化開。摸上一樣感到痛覺的臉龐,指尖傳遞著像是裂痕的觸感,收手一望,溫熱的血液流經手指,濺染在衣服上,臉上再度滑下血痕。

我.....流血?

「頭一次流血的感覺,新鮮嗎?」譏笑從身後響起,呆愣地回頭,只見雷冷笑著,手中正玩弄著方才將他劃傷的兇器。在豔陽下,沾染鮮血的刀刃像是點綴上紅寶石一般耀眼。「放心吧,我有拿捏好力道,還不至於會死。」

聽聞雷的說法後,他默默地低頭忘了一下他的傷口,當再度抬起頭,幽幽藍影中閃著不解,「雷......為什麼要傷我?」他實在搞不懂,為什麼雷一下子說要我殺了他、一下子又用刀子劃傷我,不懂、實在不懂.......這跟訓練有什麼相關嗎?還是......

雷只想,處理掉我?他確實感覺到了,那充滿殺意的眼神,將他吞噬,令他惡寒。

在思想混亂的期間,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緩緩上升,腳離開了地面,就像是被抓著領子提起一般,頸子被勒得難受。「唔......」待到視線清楚後,他看見雷變了臉色,一雙炯炯有神的雙頭直視著他,除了莫名的憤怒之外,看不見任何情緒。

「如果我方才沒有手下留情的話,你早就死了。」手下留情?什麼意思?

「知道你的死因會是什麼嗎?可不是因為我殺了你那麼簡單啊......」他抓著領的手更加用力,彷彿要將全部的不滿發洩於此。

「──你之所以會死,那都要怪你太天真了。」天真?有什麼不好?列昂撐著沉重的眼皮,以俯視的角度看著他。

「你把我當朋友,對吧?只可惜啊.....就是因為這種想法才害了你。

因為你把什麼人都看得很重要,重要到甚至不想傷害他們,所以在剛剛,我要你殺了我的時候,你猶豫了,就因為你的猶豫,才會使別人有機可趁。」雷嗤笑一聲,「人呀,總是把重視的心擺在他人身上,才會因此輕忽了自己的性命啊......這樣又能怪誰呢?」話說至此,雷的神情劃過一絲犀利,一把將列昂摔往一旁的草地上,後者則是因為突如其來的猛烈撞擊,悶哼一聲。

「給我站起來,列昂。」銳利如鷹眼的視線朝一旁投射,毫不掩飾的打在列昂身上,「如果想活下去,就給我站起來!如果不想一直挨打,就給我主動出擊!只要是站在你面前、對你釋出殺意的人,都是敵人!即便那個人是你很重視的人也一樣。」

「那、雷也是一樣嗎?」

「什麼?」

「我是說......」本來倒地的列昂不知何時起了身,吃力得靠在一旁的樹幹喘氣,「如果對象是雷,也一樣要毫不留情嗎?」清澈的藍看向了他,一如往常地揚起了嘴角。

「如果你不敢下手,我一樣會殺了你。」

「恩,我明白。」他望著雷殺氣騰騰的臉苦笑著。

「那,除了打鬥之外,其餘時間我們也可以一直維持和平的關係對吧?雷。」列昂抬頭仰視著天空,陽光從葉影間穿梭,溫柔地照映在他的臉上。

「呃?」這次換成雷錯愕了,他悶悶地看著在柔光下享清福的傢伙。

「那就好,我本來還以為雷真想殺我呢,原來只是想跟我講道理而已,恩恩,真是太好了......」他緩緩得閉上眼,柔和的笑掛在顏上,洋溢著幸福的氛圍。

「......我那時是真的很想殺你。」無言。他真的無法想像這傢伙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剛剛才發生的事,他還可以當作沒事地在這跟自己悠哉聊天?

「是嗎?沒關係啦,我可以原諒你唷,只要你答應當我朋友就好。」睜開的藍眼睛裡,一股名為「期待」的情緒在衝撞著。

......。

「一‧點‧也‧不‧好!!」雷在心中暗自撞地,為什麼當初沒殺了這個自以為是再加上宇宙無敵沒人能比的超級大無賴!!混帳!到底是誰要原諒誰呀?!

應該是終於突破了忍耐的最高限度,雷再度身子一閃,瞬間往逃離現場。

「咦咦?雷你跑去哪啦?你還沒回答我呢!真是的,又把我丟下......」發現某人已經用百米速度逃跑的列昂,無奈的聳聳肩,「啊啊啊....我還是傷患欸,雷好過分喔.....」抬頭直視著已逐漸泛橘的夕空,今天克里特的餘暉,也好美。

「也罷,反正待會也會見到他的。」空曠的草原上,獨獨站著一名少年。而此刻,少年卻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手中,還握著一個像是鑰匙的物品。

 

────(分隔線、分隔線~)────

這次好像拖了很久呢,真是讓大家久等了

其實本來還想繼續打的,但由於字多到已經超過一集的字數了,所以只好到此喊停~((Stop!

第二集打了些雷和列昂的課程上的互動,只能說雷被小列昂害得很慘啊(唉唉

不過有時候初覺得啊.....初會不會把列昂寫得太腹黑了點?(他明明是個天真無邪容易被拐人家說什麼都信整天沒頭沒腦地笑的超級好孩子呢!((謎:你說的那些有好到哪裡去嗎?= =

唉呀,既然都寫了那就這樣定了唄:列昂‧葛里克斯特其實是一個外表天真愚蠢好騙、但內心其實已經黑成一大片的可愛小孩(?

總之,雷之歌第二集完,謝謝支持~(也感謝一直以來等了好久好久好久的讀者們))深深一鞠躬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