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章】/學園#

東黎學院,被視為世界上最神秘的學園。為了容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
校方廣設各領域的專業選課,學齡由國中部至大學部,每一個部門都有獨立的校舍:國中部為“晨院”;高中部為“月閣”;大學部為“日堂”。然,最為神秘的地方,即是那被喻名為“夜園”的學生會。
“夜園”裡的學生皆是通過校方認可的高材生,他們被賦予管理學院眾事物的使命,是校園中備受景仰的風雲人物,由主要幹部天樞、天璇、天璣、天權、開陽、瑤光、玉衡組成的“七宿星”等人領導,沒人知曉他們是如何誕生的、沒人清楚他們的身世背景,就連“七宿星”的存在也是眾人不解之謎。
今日,是東黎學院的始業式。
當然,對於夜園的七宿星而言,也是個麻煩的日子。
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的迴廊中,一抹身影迅速地行走著,但看似慌忙的腳步卻不失優雅。
「啊……那個、不好意思……」一個聲音迫使他停留,可是那人仍然完美地回眸一笑,「什麼事?」
「那個……我好像迷路了、可以請問禮堂要怎麼走嗎?真的不好意思……」問路的少女諾諾地發出求救訊號,不時低下頭想掩飾自己早已紅潤的雙頰。
「您是新生?」一隻手出現在少女低垂的視線裡,「欸?是、是的!」她受寵若驚的抬起頭,清秀的面容映入眼簾。
好漂亮的人……
烏溜的馬尾在微風中輕撫著,深邃黑眸的注視令人無法自拔地跟隨。
少年輕笑著,「讓我引領您前往禮堂吧,菲利婭小姐。」
「咦?為什麼會知道……」
「知道每一個學生的名字,可是我們“七宿星”的義務哦。」他從容的將右掌放上左胸,溫柔的笑靨有如冬陽般融化了某顆少女心……。
待到將少女送至禮堂後,少年揮別的手緩緩地放下,臉上的笑顏也隨之淡化。
嘖,果然很麻煩。
他慵懶地翻閱手中的名冊,「不過,會長交代我在開學前把所有新生的名字都記熟,也算幫了個大忙。」
七宿星的名聲,不容許一些“小事”即遭眾人指指點點。
蓋上名冊,少年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但就在轉角時,另一個較為沉穩的嗓音再度叫住他,「真不愧是七宿星的“天璇”同學。」伴隨著鼓掌聲,一名男子走進少年的視線,「實在令為師打開眼界。」他勾起一抹詭譎的笑,而後者則是睥睨地挑起眉。
不過,也只是一瞬間,「原來是新生教師御名先生,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指教。」少年禮貌地笑著,「久仰大名了,天璇有幸能邀請老師一談嗎?」
「當然,有何不可呢?」男子微笑,兩人順勢走至無人的角落。
「我說,」在兩人的空間裡,少年立馬脫下先前的假面,「忠犬來到主人所處的學校只是為了調侃主人嗎?」他冷冷地說道,手環著胸貼上身後的牆壁。
他那雙冷冽的眼眸仍充斥著危險氛圍。
不,正確來說是“她”。
「在下不敢。」御乾笑。
早在前幾天,御便遵從主人的吩咐以「御名 凛」這個假名報考東黎學院的教師空缺,成為此學院的新生教師。
「不過,」御瞥了一眼自家主人的裝扮莞爾一笑,「在下還真沒料到主人竟然是以“男性”的樣貌入學吶……」
此時的彼方不同於平日,長版的上衣換成男性的襯衫,緊身的內搭褲改成略為寬鬆的西裝褲,胸前綁著領帶,加上沒有度數的黑框眼鏡,雖然身材不算高挑、但也足以與「清秀的美少年」搭上邊。
「囉唆。」彼方拉開髮圈,一頭秀髮就這麼散落,似流水、似脫韁野馬,一名清秀的美少年恢復為女兒身,「我討厭穿裙子不行嗎?」她叼著髮圈,手指穿梭在黑絲之間試圖將紊亂的髮梢重新梳齊。
「是是是,在下知道。」他的主人有多麼討厭麻煩他還不曉得嗎?
「知道還問?」彼方冷哼,笨拙地將頭髮束起的模樣看得御直搖頭,「還是讓在下來吧?」鬆開髮束,御小心翼翼地梳著黑髮,彼方也不反抗,乖巧的待在原地不動。
「主人平時在學院裡就是這個樣子?」杳然之中一句話闖入。
「要不然你希望我是什麼樣子?當個惹人憐愛的大小姐?」
「不是,在下並不是這個意思。」御被彼方的回答弄得失笑,「在下的意思是,主人在這裡一直都是如此的“和顏悅色”嗎?」
好了。御滿意地看著整齊的馬尾,「在下所認識的主人,可是一位十分討厭麻煩的主人呀。」
是什麼原因讓他的主人寧可麻煩、背負著偽善的面具,這追究起來倒是挺有趣的。
「這是規則。」她給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答案。
「留在“七宿星”的遊戲規則?」這次彼方沒有回答,只是點點頭。
「那麼是為什麼……」
「御,你問的太多了。」她露出狡黠的笑容,「已經上課囉~菜鳥教師第一堂課就遲到不好吧?」
「可是您不也是……」
「身為七宿星的一員,以校園安全為第一、課業其次。」彼方轉身先行離開,「天璇先去找會長了,請御名老師自己保重囉。」揮手一別,那嬌小的身影即刻消失在視線中。
「……。」
「什麼都不說是嗎……」御摸著下巴喃喃自語著,平直的嘴角漸漸揚起,「看來又是另一個秘密。」
他的主人,真是一個充滿謎團的人。

「打擾了。」學生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彼方瞥了一眼無人的空教室,嘆了口氣,「會長,別玩了。不是有緊急事件要找我嗎?」她拉開一旁的辦公椅隨性地坐下,便開始瀏覽桌上的資料。
然,霎時間,一抹銀光從後腦勺飛來,彼方偏頭一閃,無所謂地繼續翻閱,「今天是打算玩射飛鏢嗎?」說話的同時再度閃過第二波攻擊。
嘖。暗處某個聲音咋了舌。
「鏗噹。」只有一瞬間,一把鐮刀倏地往彼方的頸子攫來,但在金屬碰撞之刻,偷襲者微瞇著眼、有些詫異地瞪向不知何時擋住斬擊的小刀片。
彼方兩指掐著刀片,終於抬起頭來,「早安啊,“天樞”會長。」她問候,勾起燦爛的弧度。
來者遲疑了半晌,像是在思考什麼,最終才有點不甘心地收手,「嘛,還是沒辦法偷襲成功吶。」那黑影笑了笑,在陽光的照耀下現出容貌。那名少年有著一頭亞麻色的短髮、子夜色的眼眸,在制服的左上方,則配戴著象徵東黎學院的圖騰徽章。
他是七宿星之首,天樞。
「天璇,你果然很強呢。」少年稱讚道,可那子夜的瞳眸所表現出來的並不是這麼一回事,「強大到……不把你徹底打敗、我還真不甘心呢。」強烈的壓迫感襲捲而來,此空間彷彿陷入另一個世界一一那充斥著黑暗、恐慌、無助,以及時不時伴隨在耳旁的淒厲慘叫,所謂的地獄,大概即是如此吧。
不過,對她而言,地獄什麼的來得再多也無妨。
因為真正的地獄,她早就待過上千遍了。
彼方放下手中的資料,有趣地打探周遭的異變,「羅生門嗎?果真名不虛傳。」
「你不害怕嗎?」低沉的嗓音自四面八方傳來,雙重的共鳴令人不適。
「哼,怕?」她十泉彼方的字典裡可沒這兩個字!
聽聞此言,那聲音好似在笑著,「你果然很特別。」
特別嘛……「彼此彼此罷了。」
「這難道就是鬼族之子,雷瑟·阿爾柯巴恩的實力?」
雖然之前便看出些許端倪,但在親眼確認後,仍然不免一絲訝異。
東黎學院吶……不愧為世界上最神秘的學園,根本是魔窟了吧?
少年挑起眉頭,「你知道我?」在他開口的剎那,詭譎的空間瞬間消失,「至今為止,你還是這學院裡第一個知道我真實身分的人。」他也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隔著辦公桌與彼方互相凝視。
但不到一會兒,少年即刻笑了出來,「十泉 彼方,你究竟是什麼人呢?這個學院裡所有人的身分我都一目了然,但唯獨你,我還真猜不出來吶。」他搖搖頭,從後方的書櫃上抽出一本厚重的文書,「我們還是回歸正題,跟你花時間玩猜謎是個愚蠢的舉動。」
「早該如此了。」彼方嗤笑一聲。
雷瑟翻開封面、將書推至彼方面前,「這是這一次的任務內容,看來今年也一樣混入一些不良新生。」他笑著、卻沒有絲毫溫度,「只不過這次似乎有點棘手。」
「鬼靈?」彼方困惑地皺眉,「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
「不清楚,這屆的學生來歷太過複雜,我們沒辦法在入學時一一檢閱。」雷瑟報告其內容,「不過學院的安全設施還不算太差、前些日子也整修過,出錯的機率並不高,但是……」
「但是鬼靈還是入侵了?」這代表什麼?彼方眼底閃過一絲不對勁,而後者似乎也有相同的共識。
「鬼靈已經附身在某個學生身上。」氣氛變得沉重,「一旦有鬼靈的出現,受害人數只會增加、永遠不可能有減少的機會。」
鬼靈會操縱寄生者的思維、也會讀取他們的記憶,試圖讓自己與附身者以正常的狀態繼續運作,同時吸取人類的靈魂。
他們會挖掘人心最深處不願被揭開的瘡疤,先是讓獵物深陷過去的悲慟之中,在藉由脆弱的空檔一舉侵入,但當事人在附身後並不會出現任何異狀、直到被吞噬殆盡。
「這一次的清掃作業,會很麻煩。」雷瑟從沉思之中抬頭,「不過,七宿星的名聲、可不能因為這點小事就毀於一旦呀。」
七宿星的使命,即是保護校園。
如果連剷除垃圾都辦不到,那麼當初創辦者煞費苦心召集他們也等同於毫無意義。
畢竟……他們這七人可都不是平凡人啊。
「天璇,」在彼方打算告辭時,雷瑟叫住她,「你還是不願透露你的身分嗎?我很好奇哦。」他笑咪咪地單手撐著下巴問道。
「很好奇……?」
「是呀。」
「真的?」
「對呀~你要告訴我嗎?」
「想得美。」彼方冷哼,「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們偉大的天樞會長想做什麼。」
「想找到我的弱點的話,就請會長多多利用你那在辦公室閒晃的時間吧。」闔上門,雷瑟的笑顏停留在半空中,「哎呀……一點也不留情吶。」他望向窗外,子夜色的瞳仁直視著遠方逐漸離去的小人影。
「十泉彼方……真是個有趣的女孩。」

    全站熱搜

    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